• 春夏交战,天色变幻疾如星火,汹涌热浪尚未成燎原之势就被一举肃清,冷空气率领雨水开始反攻倒算。

    冰雹龙卷风紧随地震海啸而来,超级大国追捕十年的仇敌终于落网毙命。

    世界脱了缰,一路朝悬崖方向横冲直撞。

    相比1999,如今仿佛能更贴近地听到末世纪的声音

     

    5月2日近距离见证一次美好的婚礼,兴奋而疲倦,回家后生理期就尾随而至,连续两天抱着热水袋苟延残喘,整个人处在失血过多状态,头晕到不行。

    第一批寄往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的蜂蜜已经抵达,感谢响应号召给熊熊们捐蜂蜜的同学们,和体贴的淘宝店家http://duanshumi.taobao.com/,当我问他“黑熊最喜欢吃哪种蜂蜜”的时候,他愕然了,但真的跑去帮我问养蜂人,最后告诉我听是紫椴蜜。。。虽然我很疑惑这个结论是从何得来啦,but,很有爱~ 并且主动帮我写了卡片放进包裹,“保护自然就是保护人类自己,在此祝愿黑熊们快乐成长,少受人类的伤害。” 后来我不小心选错送货地址,他还专门打电话来跟我确认地址。。。 嗯,这位善良的店家,虽然你看不到这个blog,但还是,谢谢你~

    还有兴趣参加捐蜂蜜行动的同学请点击这里→ http://www.animalsasia.org/index.php?UID=2AUP1YC7PXG~

     

    疲倦感无处不在,闭上眼睛就可以直接入眠。放假的日子,躺在床上喝苹果汁看科幻小说,至暮色沉落,楼下中学的校园里传来年轻孩子们兴奋的嬉闹声,翻一个身,昏昏然又似乎穿越到十年前。

    经历三千余个昼夜仍走不出那个画地为牢的领域。也是要在被打回原形的时刻才察觉,建立了形形色色的外在人格在外界与自己之间设下重峦叠嶂,而,精神深处至关重要的核心始终是那个偏执敏感的小女孩,她从未成长。

    十分想要再一次,成为勇气,温暖,希望和爱的输出方。

    只是,请原谅我忽如其来的怯场,我的筹码所剩无几,没有孤注一掷的决绝,亦不再有出千和揭秘的心力;我想要休息。也请勿遗憾,牌局将不会停止。生命是庞大赌场,它永远等待下一个历险者前来抵押更多的时光。

     

    从hk补货了ANRbenefit that galclarins颈霜for be loved one BB霜,以及几条裙子(actually,我真的不需要更多新裙子了!),这个月的信用卡卡数高到吓死人。

    毫无意义的值班一天结束了……

  • 单位组织旅游两日归来。

    很久没有更新过日志。近来也缺少写和说的愿望。在每一个春季到来之前似乎总要那么发作个一回两回。整个人处在社交回避状态,以及沟通低潮期。

    想说的却似乎是关于说话的话题。

     

    语言是我的护身符。从小到大一直,习惯以妩媚或冷峻文字保护自己,将严酷现实修饰得美而轻飘,一切事件均在倒影折射下变形失真,像乌鸦披了孔雀的羽毛。

    自然无从解决问题,但它能有效地让人周旋在,各种相互冲突的情境之中,并获得内心的短暂平衡——尽管往往以某种程度上的人格分裂为代价。

    而那是一剂鸩酒,绝非长远之计。

    围绕真相展开的游击战,无论处在攻方或守方,都早已使我感觉厌倦。我十分想要确信自己能够并值得为人所信;亦需要确定,自己仍具备以信徒之心,不做无妄推测判断,无条件诚恳相信他人的能力。

    要,坦然如婴儿,勇敢如少年,宽容如垂垂老人。

    尽管,这是必须有非常充盈、放松、自给自足的安全感作为后盾,才能做到的事情。

    而我,安全感系统间中崩溃,有时候需要强制性退出死循环状态,启动作为监督者的另一重人格,冷静地以意志力控制、引导和说服自己,制定计划提供可行性策略,像通过静脉缓慢推进一针吗 啡。因这内耗过程的漫长和激烈,所以在表象上,整个人始终是紧张而警觉的。

    是的,至今我仍不能单纯、无所求地、成功地表达出自己的恐惧、惶惑和悲哀,并让他人体会明晰。我的倾诉,总是带着由自我憎恨转移而来的攻击性、暴露真实面目的羞耻心、害怕被讥嘲和漠视的无助感;它既渴望被安抚,又渴望被审判,于是从结构上就注定酝酿着一触即发的失望。

    相对于面对面,针对某一个特定对象,它更适合发生于计算机荧幕里,纸张上,面向没有特定身份的广义的倾听者。

    而实际生活层面上,对话对我,在多数情况下更像是维持生命及社交基本需求的工具。比如,请给我一杯玫瑰奶茶加冰。打包一个盖浇饭谢谢。请问这件衣服多少钱。明天请给X路XX号X楼送一桶水。以及,早上好。今天天气真不错。我想买点东西,中午去逛街吧。你这双新鞋子真好看,哪儿买的。晚上一起吃个饭怎么样。下班啦,再见。

    是流水般随时可以发生,随时可以忽略,随时可以删除的词句。

    也经常会哑口无言,或者感到确实无话可说。很多对白缺乏营养,更没有趣味可言,让人失去探究下去的余地和兴致。至于那是不是诚恳,已经是另一回事。

    如果要解构不漂亮的现实,再虚构美观的故事——原本就是零成本,获得的自然是一本万利。只是此类手段犹如赌场上的老虎机,赢来的万贯家财,旦夕之间便可能以同样的方式再度失去。手握重金却提心吊胆,再怎么挥霍也不快乐。

    其实最低限度,我不过想做个诚实的人,不夸耀,不虚饰,不自欺欺人,不言过其实。

    如果不愿启齿,至少我还能选择沉默。

  • “感谢上帝赐予我们不配享有的事物:

    花莲的山。夏天傍晚七点的蓝。

    深沉的睡眠。时速一百公里急转。

    所见倾斜的海面。爱

    与罪。它的不义。

    你的美。”

    ——《花莲赞美诗》by 台湾导演 鸿鸿

  • 一样

    对我来说,

    西柚味道的伏特加和伏特加味道的西柚都一样。

    云和天都一样。

    北海道与南极圈一样。

     

    可是,你爱我,不爱我,世界会变得很不一样。

     

    不同

    我与她的不同,文字就是实例

    她的句子是满月恰如其分的美,而

    我是词与词之间狼人般怪异的突击。

     

    用手机每天拍一张自拍照。

    镇静地观察自己的容貌,是如何一天天被时间毁坏。

    也是一种破釜沉舟的心狠。

     

    推开那扇封闭多年的门时,

    它已经在蛋青色透明的壳里,孵化出一整个花色分明的世界。

    河水,蜻蜓,芦苇

    独角兽成群结队走过黄昏

     

    我几乎忘记了,沉睡在泥土里的你

    是我亲手杀死的

    外星人

  • 中午和美女们在加州红唱K,乱改歌词摧毁《Heal the world》之后总算用《Turly madly deeply》和《Nothin'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稍微挽回面子。

    再就是,原来那里的Savage Garden有《I want you》。

    午后阳光明媚空气温软,不是不愉快,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大声播《Uprising》,泄愤对象亦不过是加班。

    关于Muse,有一阵子每天早上会被很有紧迫感的《Time is running out》闹醒,后来发现如果想用最快速度对什么充满负面情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它跟起床这件事挂钩。所以现在的闹铃声都设置成系统默认的嘀嘀嘀。

    那么就只有上班本身导致了起床气。

    近日听最多的,别笑,我又慢一拍了啊,是方大同。《三人游》,《黑洞里》和《春风吹》。

     

    今天在路上连连看见几批婚车。貌似十月初八是个吉日。

    相比保时捷卡宴或者林肯加长什么的,我觉得用30辆城管车,一会排成S,一会排成B也不错。。

     

    时常自问,除了谋生之外,这份工作到底还有什么别的意义?

    也许去调咖啡,做蛋糕,走街串巷推着车子卖牛肉丸糖葫芦什么的,也更加值得骄傲一点。至少我手中有东西可以交给别人。而对方也会接过来之后,说声谢谢你。

    或者,不道谢也是可以的啊。谁觉得它不错,一次来两次来,经常来就好了。在顾客堆里看见熟面孔我也会很开心。

    至于现在,就肯定不会有人对我写的公文或通讯什么的表示:写得好,我好感动啊;或者,再多写几篇,我们给你加工资!就连人文气息或道德导向什么的要求,也完全没有!GDP的创造值为零!

    所以,要怎么样才能对这text maker的工作充满爱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