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爱。

    那些我所未说的,你一定都知道。

    关于这个世界,关于爱与别离,欢欣与失望,温暖和悲凉。

    关于所陪伴过的,和加倍失去的。

    我所可说的,必然也是无用的。

    我看见你独自面对熄灭的星辰,和装满整个宇宙的空。

    我看见你平静地回忆所有甜美的时刻。

    我知道你平静外表下,是怎样一个不断流失的黑洞。

    我知道心脏被挖空,灵魂被取走,是怎样不可承受的痛。

    我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失去。

    它终将被时间抹平。

    却永远无法被填补。

    也许你从不知晓,我曾怀着何等的艳羡之情,听你诉说你所拥有的一切。那些我从未得到过的。

    那些被你满怀甜蜜提起的,平凡而微小的片刻里。我多么希望我是你。

    那些幸福,我没有,但你有。于是那些无条件的,温暖的宠与爱,我也恍惚地觉得似乎是我的。

    那个上午我在办公室里接到你的短信。

    在空荡荡的天台上,我面无表情地烧掉了半盒香烟,然后把头埋进膝盖里面哭了。

    你寥寥几个字的短信,那一刻让我对这个世界这样憎恨。

    我无法安慰你。

    我不懂得怎样安慰一个人。

    也更明白,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安慰的伤痛。

    我恨自己的是,在那七天里,你绝口不提,我浑然不知,只有你单独一人面对这样的失去。

    那七天里,你是怎么过的呢?

    而在此之后,我也不知道可以具体而实在地做些什么,让你感觉好一些。

    我只能默默地看着你。

    不发一言,若无其事。

    我知道你的痛苦有多么深。

    我任何关于悲伤的表达,都不会有你所体验到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

    在你所真正失去的一切面前,我所有的言语都会显得空泛和虚假。

    所以,不如,就什么也不要说了吧。

    请你幸福。这是他一生最大的愿望。请你无论如何要为他实现。

    他那样爱你。你得到过那样好的爱。它们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光。

    宿命如此残忍。但至少,它曾经送给你,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

    他不在,他的爱永远在。

    我不愿对你说,抱抱,没事的,会过去的,别难过,之类,这样空洞的话。

    我们都知道时间的力量。

    有一天滴血的伤口会愈合,有一天痛楚会平静,有一天你会在想起来的时候微笑。

    有一天我们会和所有深爱的人,在彼岸再次见面。

    那一天来得是快是慢,都不要紧。

    重要的事情是,在重遇时,你能够告诉他,分别的这些年里,你过得很好。

    你是他最心爱的小公主,小天使,小女孩。你是他的骄傲。

    请你为他美丽,为他闪闪发亮。

     

    最后,即使相形之下渺小,无用,微不足道,

    我还希望你知道,我爱你。

    我想要再次看见你的笑容。你可以慢慢好。时间多久,都没有关系。

    我等你。

    任何时刻,你需要的时刻,我在这里。

  • 11月带森冷气息和妩媚日色光临。

     

    夜半与她说的话,原以为是永不会启齿。讲出来竟也是轻易的。

    四年,一千多天,别人生个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我们却还在这,什么也不进步。

    也许不进不退也是对的。我害怕过的事情,你在后怕吗?

    其实我很想回答,关于那一句歌词的问题。

     

    原谅我言语枯竭。

    老这样,三四个字能交代的真相,我总给你冗长不着调的解说词。

    真糟糕,这一次甚至我不会修辞。

    爱不是最冰冷杀人武器,时间是

     

    可,我终于知道那些年不是我一个人在那冒傻气。

    是,我想你。

     

    ————我是文艺和Halloween分割线————


    这个万圣节在家做宅女。

    抱暖水袋穿打底衫蓬头垢面。想去大学城化妆派对,转念一想想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跟读大学那帮青春逼人的b人们较个什么劲啊。。。咱现在是化了妆上街还人模人样的,卸了妆就直接一个女巫款,去派对也不带这么给力的。。

    有时候也在想,怎么就混成这个样子呢?

    我可以改变谁或谁的世界,却始终对自己的生活无能为力

     

    其实我真的是被别人好声好气的哄完了再补一脚踹飞还觉得很爽的那种人。。是犯贱,别笑,

    我最怕你们对我连哄也不哄。

     

    ————我是Halloween和阅读分割线————

    书柜塞到快要爆炸,手上至少有20多本排着队要看完的书,然后还要每天背那些早就被忘光光的单词。。。>_<  决定两个月内不上joyo下任何订单。

    正经书之外,排在List上是Milan Kundera《无知》《不朽》,村上《神的孩子全跳舞》,和囤积多时的两本《1Q84》

    其实我觉得迫切需要再看一遍的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 手机浸水坏掉,换上旧的MOTO。周末夜晚百无聊赖坐在电脑前,心境低落下,第N次地打开《A big night with Darren Hayes》。那个男人在布置成小酒吧的幽暗舞台上唱歌。他有不经意的妖娆眼神,和丝线般华丽的声音。

       《Void》。
        I've seen so many faces,these hands have lied before
        I've kissed so many lips,it's blocked my mind
        I've whispered bullshit, nothings
        I've cried alone in night
        I thought I'd found the one a million times…

        《Darkness》。
        Ever wonder why I never really truly connect
        Although my eyes are open
        I can hold your gaze
        But I am never connected
        never connected…

        和,当然,《Unlovable》。
        You make me feel like my father never loved me
        You make me feel like my mother, she abandoned me
        Am I so unlovable?
        Is my skin untouchable?
        Do I remind you of a part of you that you don't like?

     

    室内空气浑浊,拉开帘子,昏昏沉沉地将头靠在玻璃窗上。

    想起,某些事。

     

    糟糕的白天,工作多到泛滥,精神快要分裂,电话响个不停,传真滴滴答答。听到多年前故事的一个小细节却仍让人发笑。

    真是你永远不知道,谁会背后轻轻动你一刀,谁埋葬你尸体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甜美微笑。你自以为是女一号时,是在当着谁剧本的配角。

    当然我不无辜。故此也不能责备谁出卖朋友兼且滥伤无辜。

    是的,对那些蓄意触碰我底线的人,我曾经愤怒到浑身颤抖,悲哀到手足冰冷,蔑视到不屑一顾,伟大到假装祝福。她是我最后最后的偏执,可是此后,什么都不会存在了

    我还是会记得,很久很久之前,我和她之间某些温情脉脉的时刻。信件,倾诉,关于照顾的许诺,和灰尘飞舞的实验楼里,一个潦草拥抱。即便到陌路,到如今,那些镜头仍让我感觉美好。它们独立于故事情节之外,与任何他人都毫无关联。

    我亦十分明白,每个人都会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和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在她在我,莫不如此。

    只是后来我想,我所自以为正确的,在她心中又是什么呢?

    她所做的,如果是我,我会不会那样做?

     

    将一切清零的愿望,和远走高飞的幻想,又卷土重来。

    所有的人际关系,支付情感,分配时间,交换思想,承担责任,无不建立在相互耗损的基础之上。

    对眼下这生命,我多愿意置身事外,保持一段距离注视它。站在未来的视角上,饶有兴致地预测事情的轨迹变化。像透过时间机器,观察冰川期最后一只走投无路的猛犸。

    先,被追踪被捕猎被射杀。再轰然倒下,被肢解被吞噬被消化。

     

    亲爱,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suffer的。一再落空的期待,歉意的拥抱,苍白的解释,激烈的争执,无奈的妥协和,咄咄逼人的,贫瘠的生活。

    我只是期待有一天能够坦然地将所有所有晾晒在日光下啊,我用了那么多的方式想得到理解,可是最终我们得到了什么。

    此刻我想离开这个再无新鲜感和惊喜降临的星球。它是多么让人厌倦无法呼吸。

  • 早晨懒觉下午三国杀晚上唱k,于是夜间开始例行腹痛。

    寒冷的冬夜,只有电热毯、热水袋、软绵绵的鸭绒被子和詹姆斯.赫利厄特拯救我。

    前几天在越秀南路广记大排档吃到非常美味&物美价廉(尽管卫生状况值得打个问号…)的驰名掌翼煲,现在又开始怀念……and名鼓屋芝士焗蜗牛酿蘑菇……尤其是今天吃到一个糟糕的姜炒珍珠蚝之后……anyway,现在真是吃火锅的最佳时间……

     

    聊天时听到很囧的故事,不得不感叹世界上真的就是有那么多不靠谱的游戏。每个人都像漆着漂亮图案的铁皮箱,打开后满是肮脏的秘密。

    谁是背叛和欺瞒的惯犯。谁刑期未满就越狱寻欢。

    兜兜转转猜猜寻寻进进退退神神秘秘,到最后还不是一样荒唐。

    你以为你眼中的那个人,真的是你所看到的样子吗

    成年之后学到的课程是,欲念是毒品切勿品尝,倾心似药物敬请酌量

    我已经通过考试了呀。

    又何必第一千零一遍印证这构想。

     

    社会适应能力持续退化中。玩killer的时候,已经忘记怎么遮掩身份。常在需要辩驳之时哑口无言。与欢嚣的人群间仿佛隔着浓厚雾气。与半生不熟的人说话需要字斟句酌。

    那些无端端就对我袒露心扉的人们,时时让我感觉惊异。亦愧疚自己无法拿出等量的秘密作为交换。

    我想我需要的是,安眠药和一场心理治疗

     

    那一年喜欢的女孩子。每一支薄荷Sobranie都会让我想起她。

    曾经愤怒又无助地质问,我可以把一切都告诉你,为什么你永远把自己藏得那样深

    她曾是我唯一打不开的箱子。也是我唯一想要开启的那个。

    而后来我终于懂得,她为何不说。

  • 下班,匆匆换衫,撑高跟鞋一路晃晃悠悠,走到起义路7days去

    晚上在太平馆吃饭,乳鸽,奶茶,罗宋汤,烟熏三文鱼,焗蜗牛,和小羊排。餐厅的光线幽暗,照亮百年前烟绿色的旧照片。木质楼梯有古旧的气味,踏上去发出吱哑声响。

    身边女子明媚眼睛,并不熟悉的,又似多年前曾见过。她是我那样爱的女孩。

    在夜风里人潮中牵住她的手,指尖微微发凉;她的美好让我忽尔心慌。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和新鲜的面孔约会。

    拾回的皆是旧人,相聚亦是懒散素着一张脸就能席地而坐,玩游戏,胡扯,或者什么也不说,便觉得舒适。

    对交往的需求降落到最低限度,总不是很乐意出声,愉快表情似便签纸,随手撕一张贴在面上,信笔涂写某种笑容,谁飘来一个质疑眼神就岌岌可危。对那些试图以付出爱诱惑,以收回爱威胁我的人,想交代的只是一句,其实我真的不是那么care你们爱不爱我。

    若肯将错就错,什么不是娱乐

     

    朝早的日偏食,透过废旧胶片,看见月牙般浅紫色一弯

    蓦然想要掩面。似光线消失于云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