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亦难避过这一身客尘 但刚巧出于你 - [Life is illusio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85833138.html

    亚运在一场各民族大联欢的晚会后结束。

    于是广州进入了所谓的后亚运时代

     

    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重归现实并修身养性的愿望。

    认可自己心理上的阴影,亦承认是无法自愈的人;却常有意无意地说狠话下重手对别人施加残酷疗法,也偶尔生效,遂被作为良医答谢。

    手术当然不温柔。康复亦是在历经血腥之后。

    悬壶济世非我所愿。彼时把真相填入枪膛,冷笑着扣响扳机的心情更像刽子手。所以你也无须感激或致歉什么。

    最终走出泥沼回到日光下,是每个人自身意志的战果。成长是你教会了你自己,不是我。

     

    只是有时也会想,如果当初是把枪口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我是文艺和废话连篇分割线—————

     

    重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开始读《凯尔特的薄暮》(这个好好看~!)和《波德莱尔》(这个书我都买了大半年了)。。。

    随即发现,原来我衡量一部作品易懂与否的标准,就是它分段是否够多啊。。。如果萨特GG把他每个长达数千词的晦涩段落,都用米兰昆德拉GG的简约风格拆分成十几个词一段的N段,大概我会觉得《存在与虚无》神马的也像小说一样好看。。。真的,至今我都对一切超过10行的段落表示接受不能。。。每每看到都觉得,请问作者同学你是没钱买稿纸需要极度节省吗。。或者是懒到连回车都不愿意按一下?

    and,其实我最钦佩的素质是“不管打开一本什么书都能坚持不懈地一直读下去,只读此书,读完为止”。。。小说之类的也就算了,像大卫梭罗《野果》那样跟植物学教材差不多的玩意怎么可能天天看,时时看,除非你想让自己沉浸在宝塔茱萸、酸曼橘、美洲悬铃木(这些都是神马?)等物中从无间断!

    说到植物,其实还是满想弄本中药学来看看的。。研究杜仲啊当归啊熟地啊什么的从感觉上说还是更对中国人的胃口一些。。。

     

    晚上到火炉山吃烧排骨again,在此特把小ben同学点击右键重命名为找路小天才,因为,只在三四个月前大白天坐车去过一次的地方,他竟然可以在天都黑了的情况下靠直觉驱车前往毫不出错。。。像大脑里安装了卫星导航系统般神奇。。。我觉得这都快接近超能力了。。非常惊叹,结果他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很不屑地说:既然去过一次了怎么可能不懂!

    是吗。。。真的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而我是到了离该烧排骨山庄只有几十米远的地方,看见一块“禁食野生蘑菇”的警告牌时,才恍然大悟地欢呼:“是这里是这里!上次我也见过这块牌子!”——大概这也是男女思维方式的差别所在…

    ps,我再一次悲情地认识到,在这箍牙的两年内,所有的烧排骨,对我来说,都将只是手撕排骨。。。就像所有的烧鹅,都是手撕鹅,所有的烤牛排,都是手撕牛排。。。 T-T  但,再表扬一遍,烧排骨赞~O(∩_∩)O~

     

    ——————我是废话和情感教育分割线,为情所困的人(比如草叔)都来看!—————

     

    说在最后吧。

    人的成长就是一个慢慢放下偏执的过程。

    爱是一种最广泛的善意。

    得到也是一种失去。

    如从未得到过,失去亦是在幻想里。

     

    此刻又在听,《不来也不去》。仍然是觉得字字警句。

    危崖止步的人是我,踩不住刹车的也是我。

    曾精于卜算他人心地,却从未学会属于自己那一课。

    我想对那个戴白骨皇冠披染血王袍的她说再会。我亦不会再试图收集每一个陌生灵魂,和每一颗新鲜的眼泪

    生命是孤独探戈。

    每个人是自己的最佳伴侣。

     

    但愿有一天懂得,真正不再凭借他人或外物让自己快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很累。 2007-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