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与夜。 - [Life is illusio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8180871.html

    去购书中心游荡。抱着沉甸甸的书籍回家。

    《素年锦时》未有找到,买了《日本沉没》,竺子的《黑色唱片》,Science Vie出版的《摩登原始人》,和关于基金投资的书。在必得买到三枚手制书签,薄而粗糙的木片。刷鲜艳颜色,雕刻成小动物的稚拙模样。

    沿着被烈日侵吞的体育场工地墙角,穿越车水马龙的街道。飞鸟的影子击伤视线,我怀疑那是幻象。天很热,蓝天之外,城市将要倾覆,就在下一秒的再下一秒。

    在床上看书和翻滚,试图理解讲述投资的晦涩文字蕴涵的意义,直至睡着。吃掉两筒LAY'S薯片,胃部燃起穿刺般烧灼的疼痛。我想休息。下周结束,工作就可以暂时终止。这场告退来得多么恰好。

     

    音箱在播歌。《嫁衣》像魔鬼的琴丝在缠绕。调子高亢。无辜而凄凉。那个女人的声音,是祭坛上濒临破灭的水晶蒸馏物,下落不明在剧毒罂粟黑暗的香氛里。我听到她声嘶力竭地唱,但愿你抚摩的身体正在腐烂。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

    是常理之外的绝望和,美。我心爱的女子,把这段wma传给我听。她说在高音里战栗时,有赴死的欢愉。

    而我,只感觉到幽深里盲目而尖锐的恐惧。像。谁暧昧的预言所说。地狱被浓稠的墨汁吞噬,明亮世界只存在于镜面的另一端。寻找解脱的人,必将因着对光的趋近,而更深地沉浸于黑暗之中。

     

    日与夜交替时,你害不害怕。

    你是否曾将脸,贴在冰冷的玻璃窗上,点一支薄荷salem,看着这座荒芜的城市,是如何逐寸逐寸被灰红的夜谋杀。

    你对路过蝴蝶的死动容吗。

    你会否感受到召唤,在与某一个素未谋面陌生人擦身的刹那。

    如果你说,YES。我想你必定会是,被直感,忧郁和幻想摧残至离幸福略为遥远的女子。

    我们都是这样的人,被自己的孤独锁死了咽喉,对他人的寂寞从不施援手。

     

    表面上光鲜明媚的橙子,剥掉皮,内心布满腐烂的黑褐伤疤。

     

    我的嘴唇又开始浮现细小的疡口。椭圆形乳白色的结缔组织断面,暴露在口腔唾液,辣椒酱,番茄汁,醋,青芥末,酱油和酸奶的浸泡里。牙齿咬下去,疼痛的快乐让我面露微笑身体扭曲。

    请。

    让我痛。让我感觉满意。

    让我溃败在你的温柔里。让我一事无成地死去。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