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文扬。(1970.7.5-2007.7.2) - [Life is illusio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6428925.html

    中国优秀的科幻作家柳文扬,已于2007年7月2日在北京因脑瘤去世,年仅37岁。

     

    http://baike.baidu.com/view/836340.htm

     

     

    无言以悼

     

        不知能说什么。世事无常,有些人在从未刻意去珍惜时,已经离去。

        温纯诚挚的他,开朗风趣的他,不会愿意看见我们痛哭失声的。

        我也宁愿相信,上帝早早召了他去,是爱他才华横溢文采飞扬。不忍留他在世间,受眼疾的痛苦,脑瘤的折磨。

        不过是,手段残酷,又太迅速。连道别的机会也未曾留下。
     
        没有预兆的噩耗,像个荒唐的拙劣玩笑。

        也虔诚地希望那是玩笑,是星河,大角,吴岩和他,联手捉弄我们的。但7月4日不是愚人节。消息出来,没有人相信,一遍一遍地问,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直到SFW证实了,Novoland确认了。还是没有人接受。
     
        不说他去世了,只说,他走了。他不在了。
     
        就像到他家玩,他趿拉着拖鞋穿着短裤下楼买啤酒了。这时候接到找他的电话,于是磕着花生米边笑边说,哦,你找柳文扬啊?他不在,他刚走了。一会回来。

        却原来“一会回来”,也是个奢侈的愿望。

        从未恭敬叫他柳公子,戏谑地叫他溜问秧,或亲昵地叫他六哥,却每每被人问起,最喜欢的中国科幻作家是谁,前三名里,必有他的名字。

        他在中国科幻中的地位,不如刘慈欣王晋康那般举足轻重,不如韩松陈楸帆般被新锐读者追捧,可是他清新风格,诡异情节,风趣文字,幽默笔法,新奇视角,没有谁能够模仿得来。主持《不可信辞典》《尸体在说话》《惊悚DIY》那一段时间,80%的读者,都是因他而期期追捧《惊奇档案》的吧。

        一直以为会有机会见到他,亲口对他说喜欢,现在却后悔从未去参加SFW的笔会。滥俗的歌叫爱得太迟,最直白的口吻却往往一语道破最残忍的真谛。

        陨落了也不是悲剧吧,星辰再耀眼也终会消逝,猝然坠毁的那刹,因着意外与惋惜,更会被缅怀一世。

        可是,但愿你还在,哪怕庸碌度日,哪怕泯然众人,哪怕你老了,摇着躺椅对孩子们神聊那些关于“一个很帅的陕北老农溜问秧”的故事。也好过这样仓促地割伤所有人的眼睛,好过把你爱的人抛下在这里。

        今天下午还在和朋友们上Q聊天胡扯,现在想起,多么的不合时宜。圈外人看来你是无关紧要的NPC,可是你,你是1996-2006年里,我最怀念的一段,关于科幻世界的记忆。

        上帝会懂那些与你有关的,笑到满眼是泪,或纠结到皱起眉的事迹。

        你的分量有多么重,现在说什么也于事无补,时间会给我们答案。往后的每一个7月2日,都将是静默的日子。

        以读者对作家,以默默爱慕的匿名女子对已逝的灵魂的名义。

        爱你。

        生日快乐。一路走好。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