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metimes I really need you here - [shuixing921.blogcn.com]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6368790.html

    许多可说,也只是静默。

    生活退化到最简单的,吃饭,睡觉,步行,喝水。不想问题。

    如果不能愉快地写字,我不要写。

    吃掉一个苹果,智齿顶得牙龈隐隐作痛。

    想象森白的小颗骨头钻破皮肤,就将被拔掉,剩下一个流着血的窟窿。

    语言是我诱惑他人的工具,你知道。然而微小的决策,是看看,能不能换种方式。

    不要花言巧语,不说甜言蜜语,对着电梯镜子摆弄脸上的笑容,让她看起来温顺可人,乖巧到惹人生恨,更惟恐不自知流露哪副淡漠口吻。

    抛弃所谓华丽文字,学习写行政通知及回复函,研究如何措辞更精准含蓄,怎样处理使上级颔首满意。

    做得不好,便谦虚学习。八个小时,瞬一瞬睫毛也就过去。

    于是在新的眼睛里,不过是,说生疏粤语,着简单衣衫,神情谨慎安静,没有名字的女子。

    而你们,我想你们都了解的,我是何其慢热,要反复犹疑才有笃定自信的人。

    我不知道,每次步入新环境,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过程,真的我还能够重演一次。

    那么,看一看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what's going on 2007-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