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5654281.html


    Voice





    我很容易被诱惑。

    不要考验我。



    爱不需要多。我收集感情,无非为了谢绝寂寞。耳朵蜷缩成紫色的花朵。她们渴望甜言蜜语。一旦安静,就很脆弱。

    一个声音,就能征服我。



    声音,

    如果不包含欲望,就很美。

    欲望像野兽的血。蛮横。粗暴。贪婪。直接。有时我满怀卑微地眷恋他们。有时我有贵族般傲慢的洁癖,对一切温暖的液体心存惊惧。

    欲望支配我们直至溺水。攀上岸的人,又总是虚脱。那河水太过污浊,无法成为救赎。它未曾洗清罪恶,反而玷脏了我。

    谁也不例外。没有人是干净的。



    我的爱冷漠而清洁。它是单向的。



    我听见某个声音。低哑的,故作冷淡。不带任何的表情。没有可以遐想的章节。那一层明显的抑制,就像是。欲言又止。一切诉说绞散在呼吸声里。静默而不可闻。那很好。

    我想他终究会来。如地狱的门终究会开。

    他是人间原不存在的残忍的男孩。

    他是我第二重人格的心爱。

    他的笑声。仓促而短暂。像被长期抑制着,冒出平地的冷冽泉水。洞彻世事般。又不忍心不笑。于是带着潦倒的自嘲。他不说话像是说话。说话时,又像什么也没有说。

    他会有什么样的容颜,什么样的眼睛。

    我想看见他。想带他到温暖的地方去。或者,跟他到温暖的地方去。

    哪怕一直走。走到死。



    崇尚的歌手Darren Hayes,有着电子乐器那样走火入魔的声音。宛如磁铁摩擦,电光迸射。

    充满欲念和渴求的气焰。有一点绝望。有一点感伤。像随时都会破灭的气泡。凌空飞舞。轻轻一碰。就会粉碎成灰。

    那是一种危险。

    我迷恋危险的事物。因他们仓促而美好,缺乏时间腐坏。亦笃信。漂亮的东西总是死得快。

    说什么地久天长。还不就是,我陪着你,从一个坟场,走向另一个坟场。



    [你可以让我死。不可以阻止我爱你。]

    [我爱你。但我永远不会和你在一起。]

    是的。我所以为的爱,就是这个样子的。他们是海水纵深处光影交错的幻象。是精神分裂症患者颠倒的神魂。我曾祈求梦想成真。我错了。他们是假的。你不应该爱上我。

    当我获知这一切,已经迟了。

    死亡的眼睛洞彻了谜底。而盛开,在未被意识到前,早已落去。



    我是个聋子。

    你的声音未曾吻过我的耳朵。



    一段被腰斩的幻想。

    某个很夜的夜晚,和谁边走边说话。话题该是平淡的。

    然而路很黑,雨水滴滴答答地从头顶覆盖的树叶间打落。蝉寂寞地唱歌。人面子树散发着潮湿辛辣的清香,在风里恍惚摇晃。他的声音偏沉。扑朔迷离,有种半醉半醒的暗色调。

    我就听见自己的音调,不由自主地,一路低下去,暗下去。贴近的。温柔而暧昧。

    他亦似乎有点六神无主。对白不懂怎么延续。就沉默地走下去。

    一直走。一直走。前边几十米外明亮的路灯,如天涯海角那般遥远。永远走不尽的路。

    直到厌倦。

    于是光线打过来。咔。灯亮了。道别。

    不再发生任何事。



    [就这样?]

    [是的,就这样。]



    请你相信我。我的全部欲念,都是纯洁的。我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繁杂,那样邪恶。

    我心里藏着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只天真柔软的虫子,寄居在划痕累累的丑陋蓑衣里。她擅长作茧自缚,却难以咬破蛹壳。深冬,梦境绵长。她梦见自己羽化成了蝴蝶。她很美。是。你看不见她的。你只能听我说。

    [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后来,她爬不出来,于是死了。]



    我是爱你的。而我永远不会和盘托出。

    你所懂得的,仅仅是千亿分之一。



    我迷恋你烟灰色的声音。檀木黑的瞳孔。逆光的背影。安静的唇线。我迷恋悬崖边缘的花朵。剧毒植物辛辣甘甜的芬芳。我迷恋千钧一发的危险。哪怕它将带来体无完肤的痛。

    生或死中间有一条界线。叫做美。

    这是个游戏。

    轮到你扮演主角。而已。



    被声音引诱,不过是一眨眼。

    我有时也会,百口莫辩。







    [End。By Mercury。2005-10-10]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秋水 201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