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涌update版·篇二 - [shuixing921.blogcn.com]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5654270.html

    ◆暗涌◆
       ◆暗涌◆
          ◆暗涌◆ 

    [篇一]

     
    有时候想,命运是什么。

    安妮写过一句被许多人重复的话。她说,我们只是宿命手心上的两颗无知而安静的棋子。 过河卒子,义无反顾地迈向边疆。但寂寞的城池,始终没有人可以打完全场。所以。楚河汉界,无人占领;风嘶水啸,国境荒凉。就算想战死沙场,也无处沦亡。

    这个残局,未必比死在战火硝烟里好。毕竟身为棋子,在劫难逃。



    我一贯对故事的结局有着莫大的好奇。读一篇小说,看一场电影,恨不得哗啦一下,掀到终章。亦是恐惧的。沉溺于良辰美景时,想起终须曲终人散,总是寥落而惆怅。

    我知道,我无法控制未临的事。任何人。都不能够。

    命运,也就是一种无法抗拒和揣测的庞大的力量吧。难以解释源由的相逢和别离,中国人称为天意。基督教徒称为神的谕旨。科学上叫做随机事件。我喜欢称它做测不准原理的宏观体现。

    深嵌在DNA碱基中的程序。流转于脑皮层神经元细胞节点间的意识。潜伏在童年期阴影中的心理需索。掌控万物的自然选择之轮。凌驾地球乃至宇宙运作的物理法则。像俄罗斯套匣一般,一层一层推导下去。越展越开,越大越失望。

    一束光体现为粒子或波,取决于穿越了一条还是两条狭缝。

    你终有一天会爱上什么人。取决于遇见了他还是其他。



    万事丝丝相扣,如一团无限混杂的巨大乱麻。再也觅不到线头。我怎么知道,我的思想行为感情意志,是自由的,还是一具受制于深植在体内每个细胞核中的基因病毒的傀儡。我怎么知道,眷恋亲密温柔缠绵,是在深爱,还是一场即将熄灭的过眼烟云。

    这些无凭无据的事。谁能拿出证物来,肯定无疑地说,假如晨昏倒转,将初时的场景重演一次,还会得出同样的尾声呢。

    就如我在沙滩上拣贝壳。这是一件确凿的事。而拣到的是哪一扇贝壳,则是随机的不确定事件。我被哪一阵风吹乱了头发,以致于低头梳理时,看见了它。是哪一波海浪把它推上浅滩。

    我想,这种不可捉摸的,充满神秘暗流的紊乱,也就是,所谓命运。

    至于时光,亦不过是四维空间中以光速流逝的断面。过去现在未来。一切都在望。故事的结局早已写好。翻开一张纸牌,命运便把一页地图展开。我们沿着路一直远走。无法回头。



    对宿命本身而言,无限的可能性,也无非是一场溢满华丽光澜的虚空。可是人身处其中,当局者迷。因此仍有渴念重重,覆水难收。那些因与果,是与非,就仿佛烈风中将谢不谢的花,悬在午夜的空中,摇摇欲坠。这份静谧的喧嚣,危险又迷离,让人透不过气,直至缺氧窒息。

    我生来贪看风景,罢不了手。这也是循着命中的定律吧。

    无论是,何时何地。 

     


    [篇二]

    有时候,迷恋抗衡对峙的游戏。

    谁赢谁输,不是最终的目的。只是愿意,心照不宣地配合着把戏演下去,以此证明,我们势均力敌。不要忍辱偷生,宁愿慷慨就义。刺痛,流血。所谓伤痕,是我最奢侈的手笔。

    所有的亲密关系都具备可供幻想的空间。深深地探索下去,像解一道已知无解的谜。清楚不会有答案,就将一切情节在内心演化。它们像古脊椎动物惨白的骨。美丽到凄凉。因已死亡,所以无所顾虑。白垩岩覆盖了晴朗的往昔。直到挖掘了化石,剔净了班驳的尘砂。我会想起,那个遥远的世纪。湖水清浅,睡莲静寂,寂寞深不见底。

    就这样,站在未来的视角上,绝望地看着今天的我和你。一步步走向,预言的分离。

    未曾道别,已经怀念。

    为什么所有的路,总会通到某个地方去。我喜欢的只是行走,而不是目的地。行走,不说不做。黑暗间闭着眼睛。周身的神经末梢像敏锐的摄像仪器。探测,接收,存储,回忆。等到老了,某一天,突然想到。于是暗自询问怀疑。是否真的,遇见过谁。有没有过,那段距离。



    记忆的真实性在时光中显得模糊不请。而影象,若缺乏纪念物,就像虚假的幻觉。所以我,写下来,就可以放心地遗忘。关于声色形影的记录,锁进黑匣子里,等到再次取出,它们就会变形得像是别人的故事。

    然后我可以,端一杯茶,捧一块点心,阳光明媚蓝天温暖的午后。看一看,我如何爱上谁。又如何不动声色地彼此离弃。旧时代的黑白默片,没有字幕,没有声息。配上自选的音乐看,揣测那个未曾写下的结局。银幕上的人,死别生离像拙劣的歌舞剧。于是叹息,于是疼痛,于是甘愿沉迷。等影片播映完,再风平浪静地关掉思维的通路。结束这场漂亮的娱乐DIY。So the game is over。我很满意。

    我是不是能够在若干年之后,就这样若无其事地想想你。

    还能不能记起,今天的我,是如何地暗流汹涌,紊乱了呼吸。


    ==================================================================
    给BLOG增加一点文学性和科学性~~ = =|||||| 
    果然很久没严肃地摆弄过文字是会退步的…尤其是在写了N万字MS搞笑的GL小说以后! >_<
    其实文学作品和科学论文的共性就是把大家都看得懂的东西通过表达方式的变换搞得让谁也看不懂~
    比如我自己也没看懂…同学们,介就是意识流。 orz

    口袋里揣好银行卡,看完KATSU就去剪头发…(为什么一写字就情不自禁地押韵?)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kiss the book 2007-01-17
    流水帐… 2006-01-17
    逆时针… 2006-01-1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