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右岸文字。《MERKUR WEEKLY》。 - [shuixing921.blogcn.com]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5654190.html

    ① 4-13

    很冷很冷。

    打翻了一杯水。

    半夜蜷着身体睡觉。止痛片咽不下去。卡在喉咙。酸涩深入骨髓。

    漆黑。抱住被子又觉得很冷。



    ② 4-14

    早晨起来看《苏菲的世界》。

    直到开始迷茫。

    别问我迷茫什么。把地球人类方圆八万里上下五千年的哲学发展史整合浓缩萃取演绎到一本书里面在3小时内灌输给谁谁不晕才怪。

    作者JOSTEIN GARRDER绝对是个无赖。被他折腾了一天下来,彻底混淆现实和幻象的界限。八年前看《纸牌的秘密》,就把可怜的小MER搞得神智恍惚。严重被影响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

    作品中的虚构人物是否能意识到作者作为其造物主的存在?(单单这句话就能把人给搞疯掉!)

    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问这话的人绝对是吃饱了撑坏的。)

    很小的时候,大概是三四岁,读过一篇叫《迷迭香》(Rosemary)的童话。说的好象是一个王子千里走单骑为美丽的公主找寻救命药草(多么俗套的情节。),而他经过无极地辛苦找到药草,却突然被一头狮子扑倒,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其实,生病的人正是王子自己,而寻药救美女的故事只是他昏迷过程中做的一个漫长的梦。(看,外国人是多么饥渴啊。做梦都想着那个啥。相比之下我们中国的虚拟现实先驱体验者---庄子---连梦都做得忒纯洁:“亲爱的,你慢慢飞,飞过丛林去看小溪水…”)

    我觉得拿这种宣扬不可知论的童话给小孩子看是一个错误。尤其是给一些思考能力强悍CPU运转迅猛的天才儿童,比如我。

    所以我从幼儿园起就时不时常莫名其妙地幻想哪天早晨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被无影灯照得眼睛发痛(好奇怪哦那个时候居然就知道什么是手术台和无影灯!),旁边有无数的人围着我欢呼“啊啊她终于醒了”之类的。龌龊司机兄弟(对不起,现在是龌龊司机姐弟了)肯定是盗版了我的记忆,拍出了《MATRIX》。(《V字仇杀队》!我要看《V字仇杀队》啊!)

    庄SIR我比你悟道得早。= = ||

    WUYU说,即使是梦,也要做个好梦。

    有道理的。可是好梦睡醒了,会比较痛苦。

    “The bitterest thing in our todays sorrow is the memory of our yesterdays joy。”(今日最痛苦的悲哀是对昨日快乐的回忆。)

    “Rememberance is a form of meeting,Forgetfulness is a form of freedom。”(记忆是相聚的一种形式。遗忘是自由的一种形式。)

    ---Kahlil Gibtan(老纪同志怎么这么悲啊。)

    没有科学的世界是悲哀的。所以我是唯物的孩子。

    哲学青年们都要去自杀。



    ③ 4-13

    星期四晚上陪了海霞去AC染发。

    淘金路的AC。下午,两个人找了世贸下面的大禾回转去吃饭,AC会员卡有9折。叫了两碗海鲜拉面就在那埋头吃。头顶上电视一直在放JOEY很久前的演唱会。化着艳丽的妆穿着羽毛裙,特别激烈的在那唱《梦路》。匆匆吃完就光速结帐逃离。orz 

    时常自虐地梦到 沿途就是没地图 
    仍能熟练地走到 又走到 通向你家那段路

    因为晚,AC里面很少的人。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淘金总店里的发型师和助理们都不怎么帅。看起来都是挺老的那种胡子拉茬的大叔级人物。当然也可能是我经常对着某些自称帅哥的实力人物,导致审美观被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扭曲。总之整间店只有一个发型师勉强帅。技术看起来还不错。我在周遭徘徊着,恬不知耻厚颜无耻地窃听到他的名字:CALVIN。很好,很好。

    找了据说是染发很厉害的KENGI。此人长的MS轮廓圆润版的周杰伦。助理叫KK,说话带北方口音,挺活泼的一孩子,往她头上刷染色剂的时候嘴也没闲着一直调侃说笑。我拿着份MorningPost端坐一旁格外严肃地扮精英,熬了一阵实在撑不下去了,堕落地抄起Milk。顺便研究了一下男生的发型。

    5555哪天我要剪个男生发型。很短地。很T地。很帅地。(桃心)

    等了很久。结果海霞染了一个底色是深咖啡色,HIGH LIGHT是黄色的头发。前面刘海被修剪的很英伦,很古典,很迷幻,很六十年代,很JOHN LENNON… 海霞打量着镜子特别迷茫地问:“你觉得好看不?” 我推了推眼镜,作弹吉他状。“we are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yellow submarine,yellow submarine…” 

    她很不满意,后来又拿深咖啡色(据KK说是古铜色。XD,我一直以为以我肤色为标准这样才叫古铜色。)盖掉了那些夸张的黄色。一直搞到店打烊。KENGI问我们有车回去没。我说打车。然后KK说了一句让我们非常崩溃的话…他说…“断背打车是有折打的哦…”

    我XXXX。这又是哪跟哪。

    我哪里像断背了。我哪里像了。我只是穿着MAN的衣服。LOOK AT ME。标准一STRAIGHT PEOPLE虽然平时有点半弯不弯半BI不BI但是面对人生抉择取向关口的时候还是毫不犹豫决不模糊的。

    我要穿裙子。等天暖了我就穿裙子。>_< 



    ④ 4-14

    海霞早晨起来又对着明朗的阳光东照照西照照端详了无限久。然后哀怨地一声长叹:“我要再染一次。”。

    我立刻扶墙。

    MS我昨天回宿舍路上很信誓旦旦地说过“如果你真的觉得不好看,你下个月饭钱我包了。” 

    还好她忘记了这句话。其实诺言是不可靠的,成年人都知道…

    话说四百多块一个头发染了一天就去染回来的确不是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如果非要染了跟没染一个样那去染头发干嘛。把山区贫困儿童一年的生活费捣成浆糊状敷在头上我不觉得那是特别光彩的一件事…虽然那四百块就算真的捐给慈善机构大概也就最多四十块给了山区儿童,剩下的都为人民公仆调理肠胃做贡献去了。

    结果劝了半天她还是决定再去学校门口染一次。拿一百多块的颜色盖掉四百多块的颜色。资产阶级的思维逻辑的确比较诡异。

    MD以后都不带人去弄头发。弄好了没我什么事吧弄糟糕了还连带着让我也特别有罪恶感,好象我是那十恶不赦的发型师雇来的托。



    ⑤ 4-11

    去了社会科学院听一个很有激情的记忆大师的讲座。

    收获是记住了三十六计中的前十计。然后我现在记得的只有第五计趁火打劫和第十计笑里藏刀,因为真的很符合那个讲座的主题…

    那个记忆术真的很神奇。当然该培训班的学费也很神奇。一千块。当然,比报考研辅导班新东方英语什么的便宜多了。真能学成摄影机记忆,不要说考研,我直接就考GRE出国去。

    价值一千块的奇迹?

    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奇迹?这很值得怀疑。

    后来当发现一颗耳钉居然很有激情地掉在了漆黑黑空荡荡的某处,我开始相信世界上或者是有奇迹的。一直没想通它是怎么能挣脱那个平时要拆都很费劲的夹子掉了下来,而当时我没感觉到。这是一宗迷案。



    ⑥ 4-15 

    某肠认识了一个中越混血的14岁小美女。标准的萝莉。

    某天某肠在宿舍跟小萝莉视频,让我惊为天人。用村上春树的语言说:漂亮得摧枯拉朽。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了不得。结果一听她说话,我更加惊。

    小美女说:“我知道这个年龄的感情是不成熟的,很难长久的,等毕业之后就会各奔东西,虽然他很爱我,我还是决定放弃…”(多么的理智啊。)

    我顿时很惭愧自己14岁的时候混迹于一群色狼少女堆里天天代人给篮球队足球队X球队的少年们写情信。很敬佩自己是如何在只见过一面甚至连彼男正脸都没看清楚的情况下就能含血带泪地掰出诸如“当你走过我的眼前宛如月光洒落在深夜的窗边”这种句子…虽然我认为能被这类煽情玩意打动的都是笨蛋。结果我个人实践时就特意用了一些彪悍而直接的极具创意的手法---于是失败了。

    听说某肠说QQ上还有10岁的孩子失恋了找她倾诉。我听了第一反映就很想去高速公路上躺着等车子轧我。

    都是激素吃多了。

    总在清醒时刻嘲笑着别人的沉迷,像嘲笑前一天的自己。



    ⑦ 4-16

    某YU买了一条HUSKY。据说是爱斯基摩人拉雪橇的那种狗。而且,还是女孩。想象中该狗MM长的肯定很彪悍。(当然,无论多么彪悍的狗,能够拉动WUYU同学那硕大无朋的身躯,必定都是MISSION IMPOSSIBLE。)

    鉴于她是花了一千八百块大元迎娶回家的,我强烈建议某YU将其命名为:千八。就像某富婆家有条价值一万三的狗(13000…其实可以考虑叫酷狗),连名字都是现成的,叫沈万三。

    在听C21的SHE CRIES。 一直很迷惑这个男的怎么能如此兴高采烈地在那唱SHE CRIES,I TRIED BUT SHE CRIES…真是的。别人哭了他居然还能高兴到那个程度。

    昨晚没怎么睡好。

    睡眠不足使智商跳水般地降落。看完《草样年华2》后,对考研再度充满了信心。XXXX,那啥。我还就不信我考不上了。我还这么年轻明年毕了业才二十岁我不想过早经受工作的摧残… 神你要帮我。

    中国的心理咨询原来是很贵的。医药代表原来是很赚钱的。跑新闻原来是很累的。学生物的前途还是粉光明的。热爱本专业是对的。颓废度日是错的。大半年时间拿来备考是紧张有序的。我是很勤奋的。

    So take a chance on life again
    so let me go
    let me leave

    暑假关BK封网线拖电脑去卖掉然后弄个二手DISCMAN放CD听歌。>_< 坚持每周说一次说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不执行为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KENT MINTEK 2006-04-1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