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树海之中找一朵兰花~你用最残酷的方法对我回答 - [shuixing921.blogcn.com]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5654133.html

    话说某个早晨,某MER背着从打火机到应急电筒,从手机电池到MP3,从薄荷膏到驱蚊水,从头巾到外衣等等一系列户外运动装备,跟随着余哥踏上了前往南昆山寻找某植物的漫漫之路…

    受曾经看过的N多冒险小说的熏陶,往书包里堆放那一票堪称求生道具的玩意时,我已经幻想到山洪爆发或是不幸迷路,某MER孤苦伶仃颠沛流离地跋涉在阴森诡秘的森林中,头戴耀眼的头巾以吸引天上徘徊的救援直升机的注意,一边打着电筒握着没信号的手机艰辛地探路,一边用火机点燃松枝吓退周围密密的树丛中虎视耽耽的野兽比如猛虎啊黑熊啊之类据说在华南地区已灭绝的国家级保护动物…终于,若干天后,某MER的尸体被发现在距离山脚不远的灌木丛中,业已腐烂,享年20岁…

    综上所述,根本上我就以为南昆山这鬼地方是个荒无人烟之地。而事实证明,我的筹备是夸张的…我的猜测是多余的…唯一正确的是带了薄荷膏! T-T 好多蚊子…而且我不敢喷那个欧护驱蚊水,因为该水一喷就会有蜜蜂嗡嗡围着我飞…最后不得不去洗掉它…

    还有就是橙色的头巾在绿树掩映中真的很鲜艳啊很显眼,YE。

    此行的搜索目标是某种叫做华泽兰的菊科植物。据说此植物是我们古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屈原爷爷在其《离骚》描写中常常拿来打扮自己的“兰芷”中的“兰”。于是某MER在心目中将起默默地描绘成为一种小巧玲珑柔若无骨优雅高贵风度翩翩的植物,基本以君子兰为蓝本,彻底忽略了它菊科植物的身份…

    于是在爬了大半座山仍旧一无所获后,某MER十分绝望地扫视着四周…终于,在小桥边,草丛里,一棵基本符合其性状描述的植物映入我的眼帘…比如茎上的纵纹和紫色斑点,头状花序管状花,对生叶序,锯齿状叶缘和毛茸茸的叶片…

    唯一的问题就是…它太大了…它真TMD太大了…

    2米高!!你见过2米高的草本植物吗除了芦苇……?

    这个这个简直它就是一棵树!!

    屈原爷爷要是敢在头上戴着它那就是COS花盆!!!我现在郑重地怀疑他的审美观!!!

    余哥异常肯定地确认说就是它就是它。而且经观察周围还有很多棵比较小的类似它的植物。于是某MER挥舞着锄头开始辛勤地刨它们。该植物根深叶茂亭亭玉立,MER温柔地执著地耐心地痛苦地锄了半天仍屹立不倒…同行的研究生师兄终于看不下去了,毅然地挽起袖子以一个植物学家应有的职业热情和敬业精神朝该华泽兰发起进攻…终于,一分钟后…

    “当”的一声!!

    锄头断了…………………………

    该树应声而倒………

    余哥的脸也绿了…………

    话说那是一把刚买的新锄头…

    只能说这个锄头的质量差到了一定程度…就像该植物强悍到了一定程度一样…

    然后某MER欢乐地没心没肺的把锄头扔了,还一不留神说了句让余哥很崩溃的话:“太好了,不用把这么重的东西带下山了。”随即我就承受了余哥撕心裂肺的眼神默默的鄙视…

    结果带下山的是满满一民工袋的华泽兰,以及那棵高达两米呈树状的“华泽兰王”…我怎么也想不通它是怎样突破地心引力的束缚并打破身为一棵草本植物的思维常规,一路疯长到了如此匪夷所思的高度的…最后它被我们折断了塞进车子尾箱里才运回了广州…

    然后回广州的路上非常FB地到一个水库旁边公款去吃据说灰常有名的太和烧鸡…那个烧鸡真的好好吃…皮脆肉嫩香酥无比…好吃的程度是:我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吃完之后想夹第二块,抬头一看盘子已经空了…硕大的一整只鸡赫然只剩下了脑袋和脖子…

    好愤怒…

    我要吃烧鸡我要吃烧鸡我要吃烧鸡………………… T-T 

    然后按照实验流程的安排很可能9月21号我正在东区实验楼里勤奋地煲中药般地做着水蒸气蒸馏萃取有效成分气相分析…之类。所以今年生日低调地过。耶。

    ------------------------------------------------
    Cest la tristesse。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ECIDE~~ 2006-09-1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