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5654123.html

    某NA同学是一个很BT的人。。

    昨天带她和某LU去剪头发,剪完了我看着她说哎呀挺好看的。。。
    她幽幽地说你不要骗我了。。
    我说真的很好看啊!
    她死也不信。。说我已经习惯你损我了。。。
    我说我是那种人嘛我。。
    她和某LU异口同声地说是。。。
    我心想难得我厚道一回吧你们还都不习惯了。。于是说我KAO你剪的好难看啊!
    某NA顿时喜上眉梢地说,你看,你终于说实话了。

    对此种人物我们只能用JR这个词形容。。。。

    又一次。。。
    某NA:哎呀今天有本科生叫我师姐,我好兴奋。
    MER:犯贱。。叫个师姐兴奋成这样。。。
    某NA:那你叫声听听。。。
    MER:师奶。。。

    再一次。。。。
    某NA把我拐骗到她那里睡,据说是因为晚上很冷而她没有被子。
    于是我们盖着她那个单薄得像旧社会的被子瑟缩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我起来开她衣柜,发现里面赫然有一整床厚厚的褥子。。。。
    我怒。。。
    我说你无耻啊。。。。有褥子不拿出来盖。。。
    她争辩说那不是褥子!
    我说那是什么?
    她幽幽地说那是防潮用的-----(沉默三秒)----褥子。。。。
    要是生在古代她就是发明了白马非马这种哲学观点的大师。。。

    ------------------------------------------------
    带我走。或者我独自离开。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