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算可以写点不用卖钱的东西了 - [shuixing921.blogcn.com]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5654046.html

    幻觉

    1。Misconception。
    他有时会听见她唱歌的声音。
    其实她是安静的。从来没有很多的话说。大多数的时间里面都在沉默。
    可是在他的回忆里总会有那样的画面,她赤裸着身体走动,轻声唱歌。房间黑暗,充斥香烟有毒粒子弥散折射的幽幽蓝雾。混合着薄荷的辛辣气味。气氛诡异,像个废弃的战场。
    他们都不抽烟,他不知道这种味道从何而来。大抵只是想象。然而为何会有这种印象鲜明的联想却是个谜。
    或者是慢性自杀的隐喻。
    她说,我感觉自己像个从核心开始腐坏的橙子,果皮鲜亮健康,内心却早已溃烂。

    2。She says。
    你会不会觉得饿。
    我常常觉得,很饿。很饿。
    好象是流浪的小动物,肮脏寒冷地,缩在冬天的街灯下面,等着谁路过来收留我,喂饱我,照顾我。
    可是我吃得饱饱地躺在温暖的被褥里,依然害怕地蜷起身体想逃。
    胃是满的,心是空的。

    3。He says。
    你有没有听过那些混迹在人类中的外星人的故事。
    是的。Alien。
    走在人群里我看着商店橱窗上倒影着自己的脸。仿佛总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一种莫名其妙的疏离感。我的肉体和灵魂并未着落在同一维度上。它们之间有极其微小却无法弥合的偏差。
    这亦导致我和其他人有微小的,却无法调和的不同。
    他们是正常人。
    我则是在扮演着正常的人。如履薄冰地模仿他们一举一动,惟恐被检测出异族的基因。
    我始终提防着某一天,他们会把我揪出来,大声喊,看啊,这个怪物在这里,把他的面具撕下来啊,他和我们不一样。
    而你。你和我一样,不是这里的人。
    我想这是我信任你的原因。
    只是你来自另一星球或另一时间段,我们依旧无法沟通。

    4。Disappear without trace。
    她喜欢玩失踪和被寻找的游戏。有时候会无端地消失几天。有时候一个星期,一个月或更长。
    他回家的时候发现她在,或不在。半夜醒来摸到她的手,或无。
    她没有任何预警或解释。他亦从不瞩目或追问。她只是说,我要你习惯某一天我会突然地离开,然后永远不回来。
    她说,你会淡定地接受我离开,然后直到死也等待我回来。
    他猜测她要在什么时候走。像猜测地铁开来的时间,7-11里KENT的新包装颜色,超市收银的女孩找钱时会给纸币还是硬币。饶有兴致又漠不关心。等待是令人疲倦的进程,能够持之以恒的方式,是忘记自己在等。
    他说,如果离开的是我呢。
    她说,那么你会直到死也猜测,我会不会等你回来。
    其实我们只是喜欢这种无聊的智力小游戏。其实简单明媚的女孩更能满足你。
    那么为什么我选择你。
    因为她们没有给你接近的机会。
    她带着淡淡的嘲讽的笑容看他。他怀疑自己是否真有她所说的那么残酷。或许所有的残酷,在被主体意识到前,都只是无辜。可是她冷静地揭露了他的无情,却并未向他挑明破解的办法。于是他在已经知晓了自身残酷的情况下继续面无表情地我行我素。他想其实是她把他推进了残酷这一定义里。对她来说诚实和温柔是互斥的两个范畴。

    5。Crime。
    有一天她消失了。
    类似于某种彻底的,干脆利落的,水泡般的破裂,音符般的消失。
    他可以敏锐地辨别出乐曲中断和终止的区别。即使每一下停顿的重量,密度都相同。他在停顿一降临起就意识到它的不再启动。
    时间不会走了,血不会流了。记忆以数百倍的速度降解成细菌的食物。
    他平静地意识到她不会再回来,他像一个冰冷的岩石星球,在自转中可以毫无抵触地把光和暗的几百次交替超度过去。
    她说我在找一个地方,能够让我不再感觉到饥饿。
    他说如果你突破了黑洞的视界。如果你抵达了宇宙的另一侧。你就不会再感觉饿。
    为什么。
    他说,因为你死了。

    6。Forgotten。
    时间倒退到最后一场对白。

    她说消失一直都是我的情结。
    他说,从哪里。
    她说,从你身边,从世界背面,从我虚假的童年。
    他说,你想得到什么。
    她说,如果你忘记我,我就将不复存在。我渴望否证我的生命,我希望当我问起你,我是谁的时候,你会对我说,我不知道,你从来没有出现过。
    她笑起来总是生涩的。像白垩纪末期的第一棵开花植物畏缩而惊慌地吐露某种交配的愿望。它隐秘地藏起小朵的雌蕊。牙齿咬着下唇让貌似不以为然的微笑显得谨慎得过分。
    她说,我的神经系统和感官总是在分离。前者告诉我,这一刻你应该笑,然后我开始笑。两者之间微弱的停滞是黏附在手指上的乳胶手套。隔离了空气,和现世应有的真实质地。那些情绪反映仿佛是精神悬浮在空中犹疑了一下,遥控着身体肌肉选择了某个面具戴上它,小心翼翼地把旁人都应该有的舒展和抽搐贴在皮肤上。
    他说,可你依然做得不漂亮。
    她说,我始终有紧张。因为我怕它真的嵌在我身体上了。

    脱节。
    是的,脱节。你在和周遭的世界脱节,我在和自己脱节。

    他说,矛盾的双方必须有一方要消失。你想让投影不存在,必须先把发射器关掉。
    她说,所以如果我们之中有一个人离开,就是双星系统的毁灭。我们看不见对方的寂寞和残忍。它们就不存在。
    他说,你想尝试么。
    她看着他的眼睛。你真的认为闭上了眼睛,天就不会黑了?


    7。Dive into dark。
    在下一个他醒来的清早她已经消失。
    他走出门去的时候听见鸟的叫声,楼下汽车开过橡胶轮胎摩擦地面的粗糙声响,云朵在楼和天空的间隙穿插而过像肮脏的抹布擦拭灰蓝色的玻璃窗。
    他深深地呼吸。氧气,氮气和二氧化碳的混合气体撞击着鼻腔,楼梯,墙壁和街道的直角线条有某种陶瓷被摔碎后又重新粘合起来的视感。
    一丝细微的恶心扼住他的喉咙。手指粘稠像依然有血和组织液的胶体滞留在上面。

    他关上冰箱的时候听见她在里面说,好冷。
    那一瞬间他有一点犹豫。
    可是里面很好啊,没有光线,食物充足,你再也不会饥饿了。他说。也不再会腐坏。

    他满意地告诉自己,没有人再来见证他的异常。
    她不经意的伪哲学探讨提示了他,如何毁灭束缚他的绳索。
    别人的眼睛都是镜子。没有镜子,就无法证明倒影的丑恶。
    他说,你是唯一一个能透视我的人。这个感觉让我不安。所以你必须消失。他看着她恐惧的黑眼睛。把手里的刀扎进左边凸出的玻璃体。
    他说,我还是会等你回来的,因为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回来了。这样我不会失望。
    他觉得很好。
    阳光暖融融地抚摸每一个毛孔。它们在新鲜空气的浸泡中逐一扩张发出自由的歌唱。他的脚步轻盈,脸上带着逃离梦魇的甜蜜微笑,像个漂亮的金黄色橙子。

    她终于消失。

    -----------------------------------------------------------------
    以上的意识流小说片段。。。
    大致上融合了萨特GG,米兰昆德拉GG,安妮宝贝MM的各种STYLE。。。
    我爱写不赚钱的艺术小说。。。YEAH!
    意识流的意思就素。。。写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写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写完了还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大概的意思就是一个变态的中年男子杀了女朋友。。。好象是这意思。。。。
    收工,吃饭

    ------------------------------------------------
    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