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 [Live in seclusio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164125239.html

    国庆假期启动。

    填充在时间内部的满满行程被一刹那抽走,像气体不动声色极速流失,时间变成一个空的,形式性的框架,

    它可以与真空等价置换。

     

    即便在QQ签名上挂了档期全开,最想度过仍是自闭的日子。那亦是我理想的私人生活。

    对话这件事。在我,能够延续超过十个来回的对白都被定性为是好的。太多人出言寡淡,辞不达意。更多人甚至我并没有听完全程的耐性。

    沟通不是为了展现声音和文字,而是为了最终可以消弭声音和文字

    ——让我们近在咫尺,沉默不语,形同陌路,自行其是。

     

    有时想,好的相处应该是,把对方视作一件理所应当的家具

     

    或者相反地,把家具视作相伴的人

    你自然不会为一方抱枕或一座沙发心跳加剧,面红耳赤。餐台上的蜡烛,书桌边的镇纸,脚底下的毡毯,它们也都是让你惬意而不刻意的东西。你可以放心摸索,折叠,倚靠,践踏,洗涤,摔砸,直至最后捐弃。

    它们从不会激起火焰,煤气,玻璃碎片那样的危险变故,也不会让你烫伤,流血,缺氧昏迷

    它们的供给分工明确,十分稳定。惟因如此,你敢于予取予求。你一遍遍按下开关营造唾手可得的幻觉:给我光,给我食物,给我温热的水,

    给我安全感。

    ——灼烈日光和汹涌热浪追击的节日下午,你从人海中逃亡,晕头转向,却十分确定自己的方向。

    你的小天堂在七楼之上

    你掏钥匙开门,转身锁上门,两个动作完成一次时空跃迁。

    第一件事是脱掉被汗水浸湿的牛仔长裤,然后是钢丝勒痛肋骨的胸衣。冲进洗手间哗哗两下卸掉脸上的妆。

    它们所欢迎的那个你,是素颜戴眼镜穿男孩子式的篮球背心和运动短裤洗完澡之后满身青柑橘古龙水味头发乱蓬蓬滴滴答答掉着水捧着薯片躺在地板把脚翘到床上。

    它们最知道那么多年从没有变过的你,是怎样的一个你

    暮色之中沙发在地板上投落厚重阴影。落地灯亮度调到一半。咖啡就手,书本就绪。陪伴你的那一切,它们恒久静止,从不发言,惯性隐身,以至于你错觉,关起门来,世界里别无他物,只有你一个人

    事实上也是如此。

     

    2011年10月1日。

    再一次读到那首诗。以梦为马。一直都没有忘记的海子。

    很早之前读,始终未曾看懂过,忽一刹却明白了那些事。十分哀伤,并哀伤于自己伤春悲秋的哀伤。

    我想要把这些文字留在这里。然后转身离开在这7天中销声匿迹。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各位,假日快乐。祝一切安好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