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狂的石脑袋 - [Life is illusio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15660738.html

    下午,穿着华丽毛外套和吊带绒毛格子裙,在一位丑男的带领下心血来潮的飘向二沙岛观看Jerry Uelsmann回顾展。。。
    嗯。。。这两位无聊而装13的伪艺术青年游荡半小时后终于抵达了广州美术馆,青年A用过期学生证装嫩购买学生票一张,青年B以成人价进场~然后在一楼展厅跟某视觉艺术与戏剧的展览较上了针,包括,我们努力的试图解读艺术家蕴含在其奇妙作品比如“一个装满鞋拔子的大木箱在摊开”和“一个巨型蔬菜蒸锅中间摆着一个心脏”“九个被撕碎的大纸球散落在黑地板上”以及“N套中山装crossover白裙子,如悬梁般集体挂在天顶,并发出诡异哭泣声”诸如此类中的非凡意义,并且,惊愕地发现我们一厢情愿的探讨结论,往往与墙上所贴的作品简介中描述的作者意图大相径庭!T-T
    这种是叫做木有受过艺术教育的土人吗~
    更重要的是,由于在一楼徘徊时间过长,当我们终于想起还有Jerry Uelsmann大叔这么回事,AND以疯狂速度冲上二楼时,一名西装大叔正缓缓的将展厅的门关闭,邪笑着说:“关门了,关门了呢~”(语调唱歌般神奇地上扬呢~)所以,我们就缓缓的看着那些超现实黑白摄影以超级现实的高傲姿态消失在视线边缘,旁白依稀就是“过期不候”~
    当踏出美术馆时,我发现门口有个牌子,写着“免费开放日”。。。其中,有2月20日。。
    而今天是19日呢。。。。T-T
    最终,在小肥羊涮着美味而单薄的肉片,并抚摸着饱饱的肚子时,我不由为自己那“只能被美食和帅哥打动,对深奥艺术全然不感冒”的审美观感到了深深的羞愧与。。满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夜行 2006-02-1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