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曲终 - [Love is delusio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152652242.html

    晚间参加年轻孩子们的酒会。一开始就是很好的音乐。Joe Hisaishi的钢琴曲。有天空之城菊次郎的夏天Always with me。灯光暗下来,大厅中央穿湖水蓝小礼服裙的女孩和白衬衣的男孩开始牵手起舞。然后一对,两对,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后来有一个孩子上去弹了贝多芬《悲怆》第三章。因为生涩,旋律略显迟缓,并无暴风疾雨般的气势,却自有一种清澈的诚恳。时而停顿和错音,大家也听得饶有兴致。乐队表演,鼓手是个长发女生,表情冷淡,手势激烈。

    应该都经过精心的准备。男生们西装革履,女生隆重打扮,多数穿了华丽的小礼服裙,妆容楚楚动人。看得出是想致力表现出成年人应有的样子,举止格外矜持郑重。只是太过着力便不够轻松自在,并不是想象中school prom应有的样子。

    穿梭于散落的人群里四处张望美女,吃了烤得酥脆的曲奇和松子饼。喝橙汁和雪碧。没有等到鸡尾酒时间就提早离开了。街头飘落零星小雨。与几个同去的朋友一起打车到天河南,在清吧里打牌聊天。推开沉重木门一刻,扑面迎上散漫爵士乐、啤酒、薄荷香烟味、嘈杂谈笑声和惯常的慵懒气息,方感觉回到恰当的地方。猫在沙发角落要一杯例行的百利甜加冰,凉而甜蜜的酒精缓缓滑入喉咙,整个人终于欣慰地松弛下来。

    那场以青春为主题的舞会,我们并没有坚持到最终章

     

    也是要亲身实地目击那一双双清亮眼瞳和,一张张鲜嫩面庞,才被猝然震慑,发现自己离开那个时代已经很远。

    我总是有那样的幻觉,一觉醒来,一转过身,我还可以回到十四五岁,走在有红砖墙和绿藤掩映的小路上,坐在天台顶的楼梯间,等在人来人往的公交车站,站在球场,实验楼,和教室的窗边。那是另一个时间静止的平行宇宙。那里木棉花烈焰般开了又落,鸟儿飞快地穿过白云,星辰明亮仿似永不熄灭,年轻的孩子们手拉手居住在永无岛上。那是我念念不忘了十年的好时光。

    仿佛是,谁把我扔在路中间,我追着那辆车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它消失在地平线上,我开始蹲下来哭,眼泪一颗一颗打在水泥地上。

    我想车子最终会回来接我走。

    只是如今我才意识到,经过那么长那么曲折的路线,那么多红灯绿灯,那么多上车下车的乘客,它早已不再是能随时在我面前停下说“上来吧”的那辆车。它的钢铁履带轰鸣向前,而我已经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如果要在少年时和青年时的自己之间杀死一个,最后会是谁幸存?这道题我做了很久很久,搁置了那多很多遍,始终得不到答案。

    而此刻,终于是不必再思考了。站在舞池边,看见里面翩翩起舞的少年和少女,看见她的白纱裙和蝴蝶结,他的旋转木马和游乐场时,我忽然跳出僵硬躯壳站在一边,旁观了自己格格不入的惶然。

     

    那个少女已被宣判死刑

    那扇门永远关闭了

    风筝坠落,驰过青春的车上搭载了新乘客

    还能说什么呢?

     

    曲终人散,感谢曾与我一同步入过舞池的人,即便我们彼此磕绊,中途失散,末了各自离场归家

    走出会场门口时,我看见了那么多双双对对离去的旧人,相携的背影中有淡淡疲倦和认命的心安。和那么多牵着手亟待入场的孩子,笑容明亮,目光憧憬,手里拿着崭新的入场券。他们还未曾懂得抓紧,那些轮换中注定会遗失的舞伴,和所有被称为幸福的片段。

    我还想要流连,却有一个声音在焦急催促,快去换妆吧,下一场正要开始了

     

    yes,today I realized the party is turly over

    感谢上帝,亲手选择了这个答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Sliver bell 2009-07-31

    评论

  • 驼驼写得真好,把略带粗糙的prom点得如此诗意~yes,we can't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