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r the last high - [Life is illusio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921-logs/14728683.html

    冰冻天气的持续,大约还要一周。
    影响深远,不是我们此刻可以浅薄地预计。
    青绿蔬菜与肉类的价格水涨船高。
    各保险公司理赔到头痛。
    电,水,新春货品,阻塞在运输的半路。
    还有数十万徘徊车站的返乡人群。冷,饿,累,失望,多重因素聚集之下,没有爆发群体性事件,已经很难得。
    而,
    南方室内没有暖气的规定,的确天怒人怨。
    毕竟,我现在才知道,北方的冬天,原来比南方要暖!
    每天早晨都在温暖被褥里挣扎,与闹钟和懒惰垂死博弈。
    以最快速度套上厚毛线衫和羽绒风衣,仍对窗外瑟瑟寒风与满地积水心怀畏惧。
    同时,无比佩服街上那些在3.4度气温下,依然敢裸露长腿穿着丝袜+短裙造福群众眼睛的美丽MM们。---你们,你们太有牺牲精神了!
    穿成俄罗斯白熊状的人(请忽略她微不足道的性别!)默默仰望滑过!
    头发卷了,睡觉起来,常常不听话地乱翘。
    怀念柔软的直发,虽然看起来郁气。
    也许,应该把卷发染成咖啡色,让它看起来没那么乱?
    难以控制自己早早睡眠和,不吃朱骨力。
    BEN同学买回健达缤纷乐。
    今天做了南瓜排骨腊肠饭。香喷喷。
    右边的耳洞,时隔两年,再一次发炎。
    这个细小伤口一直困扰我。它固执地,从不肯愈合。
    取掉了耳钉。
    想让它彻底封闭。
    节日的降临,似乎激不起太多兴奋。
    城市被严酷冰雪分散了大部分注意力。欢呼和掌声在水泄不通的等待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
    几天之后,就到春节。
    不知所向的,如浅冬候鸟群般径自飞走的二零零柒。
    水果沙律一样,鲜艳的,乱纷纷又甜美的丁亥年。
    雪雨之中,又将宣告终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在年前 2011-01-3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