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日pz校庆。

    在教主同学不怀好意的推荐下,读到一篇名为《大学刑法课》的奇文。此书之强大,可以列入我有生以来看过最nb色/情文学前三名。。。因为,它涉及的法律知识专业到差不多可以作为刑法学教材使用。。。

    欢迎百度搜索之,找不到的可以找我QQ传全文。

     

    在Sephora试香,一见钟情爱上Marc Jacobs的Daisy。像一首明媚欢悦的歌。前奏有甜甜的野生草莓,蜜桃和葡萄柚。主旋律是紫罗兰和栀子。尾音有一抹洁白香草。

    考虑是不是要入手一瓶。尽管我已经有6支香水了…

     

    某晚在亚运整治后的新荔枝湾散步。江南水乡的风情与广州并不十分相符。但河水清澈,湖岸幽静,灯影流离,依然让人觉得美丽。希望残运结束之后不要又打回原形。

    而我一直觉得,与其耗资数亿从昆明空运各种时新娇嫩花卉装点主干道,不如,扎扎实实在路边多种一些木棉树吧。。。作为市花。。木棉盛开时那种带着血腥气的,肃杀又轰烈的美,怎么是小家子气的杜鹃月季蝴蝶兰之流能比的!

     

    最近想收集的是木心的书。

    散文集,《琼美卡随想录》《散文一集》《即兴判断》《素履之往》《马拉格计划》《鱼丽之宴》《同情中断录》《哥伦比亚的倒影》《爱默生家的恶客》。

    诗集,《西班牙三棵树》《巴珑》《会吾中》《我纷纷的情欲》 《云雀叫了一整天》。

    和小说。《温莎墓园日记》《the windsor cemetery diary》。

    初初不习惯他那种怪异的(又是无以言表地恰当的),不温不火的修辞方式。读一读又很喜欢。

    和,海子与顾城的全集。曾经极为鄙视所谓现代诗,后来却十分爱他们两个。仿佛穿过语言,能摸到那些唱着歌或喊叫着的,美,凄厉,天真而痛苦的,支离破碎的魂魄。

    许多从字面上看起来是无意义的。但美又需要什么意义

    如果要拜见最优秀的作家和画家,一定要到精神病院里去找

    我不爱北岛,因为他还活着。活着就是诗人的错

     

    这几天听到不下三个关于疾病的消息。

    而,不良感觉也袭击我的身体。依旧强作欢颜,希望是虚惊一场。

    我还想要叮叮响的铃铛,拉雪橇的大角牡鹿,可爱的小礼物们,和一个大红色喜气洋洋的圣诞节。

  • 请假一天蒲在装修工地上。

    指手画脚,头发上沾了一层灰蒙蒙的尘。

    只是,不擅长功能配置和结构性设计。总注重那些微不足道的小细节。一遍又一遍调一道墙的颜色。

     

    比如,

    卧室应该是樱花粉红的,抵死温柔,连梳妆镜前的香水也是,Lancome Miracle。

    书房里应该有ikea陶瓷蓝的云朵灯。

    冰箱里应该有星星形状的冰块;百利甜,柠檬苏打和蜜桃味Jolly shandy。

    电视墙上应该贴两棵大大的情侣树。

    沙发应该是浅咖啡色,像Cappuccino上软绵绵的奶油泡沫。

     

    当然,一切“应该如此”基本都会跟着一个“结果未能如愿”。

     

    拷进手机里的CD。Jason Mraz《Mr.A-Z》 。男人散淡的声音就在沙沙的电锯声伴奏下漫不经心地唱,

    La la la la la la la life is wonderful,Ah la la la la la la life goes full circle。

    和《Plane》。

    是一首失魂落魄的歌。(反反复复就是,If the plane goes down,damn...)

    带了《L'Insoutenable légèreté de l'être》,中午坐在铺了报纸的空油漆桶上慢慢看。

    在第35页停下,折起来。贝多芬最后一首四重奏最后一个乐章的两个动机。他在最后一个乐章上面标注了如下字眼——“Der schwer gefasste Entchluss”——细加掂量的决断。

    也是贝多芬,此刻想起youku看到的一个视频。悲怆第三章的弹奏。指法无限华丽,旋律是过耳不忘。

    贝叔叔是神人。诚向大家推荐。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AzNDUyMDc2.html 。

     

    眼看家里的钱像流水般花出去,其实是心痛不已。兼且充满莫名其妙的罪恶感。

    决定节衣缩食一段时间。it means,没有新风衣,没有2010秋冬款Marc jacobs包包,没有Skechers毛线雪地靴,没有clarins颈霜,没有ip4,没有ipad,没有各种团购套餐,没有taobao和joyo不断寄来的包裹;而,与购买性感的皮草小围巾相比,我更愿意沙发上添块洁白美丽的小羊皮。。

    其实,在“够可爱”的基础上,还是简单简单再简单,朴素朴素再朴素的好……工头阿叔,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 亚运在一场各民族大联欢的晚会后结束。

    于是广州进入了所谓的后亚运时代

     

    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重归现实并修身养性的愿望。

    认可自己心理上的阴影,亦承认是无法自愈的人;却常有意无意地说狠话下重手对别人施加残酷疗法,也偶尔生效,遂被作为良医答谢。

    手术当然不温柔。康复亦是在历经血腥之后。

    悬壶济世非我所愿。彼时把真相填入枪膛,冷笑着扣响扳机的心情更像刽子手。所以你也无须感激或致歉什么。

    最终走出泥沼回到日光下,是每个人自身意志的战果。成长是你教会了你自己,不是我。

     

    只是有时也会想,如果当初是把枪口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我是文艺和废话连篇分割线—————

     

    重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开始读《凯尔特的薄暮》(这个好好看~!)和《波德莱尔》(这个书我都买了大半年了)。。。

    随即发现,原来我衡量一部作品易懂与否的标准,就是它分段是否够多啊。。。如果萨特GG把他每个长达数千词的晦涩段落,都用米兰昆德拉GG的简约风格拆分成十几个词一段的N段,大概我会觉得《存在与虚无》神马的也像小说一样好看。。。真的,至今我都对一切超过10行的段落表示接受不能。。。每每看到都觉得,请问作者同学你是没钱买稿纸需要极度节省吗。。或者是懒到连回车都不愿意按一下?

    and,其实我最钦佩的素质是“不管打开一本什么书都能坚持不懈地一直读下去,只读此书,读完为止”。。。小说之类的也就算了,像大卫梭罗《野果》那样跟植物学教材差不多的玩意怎么可能天天看,时时看,除非你想让自己沉浸在宝塔茱萸、酸曼橘、美洲悬铃木(这些都是神马?)等物中从无间断!

    说到植物,其实还是满想弄本中药学来看看的。。研究杜仲啊当归啊熟地啊什么的从感觉上说还是更对中国人的胃口一些。。。

     

    晚上到火炉山吃烧排骨again,在此特把小ben同学点击右键重命名为找路小天才,因为,只在三四个月前大白天坐车去过一次的地方,他竟然可以在天都黑了的情况下靠直觉驱车前往毫不出错。。。像大脑里安装了卫星导航系统般神奇。。。我觉得这都快接近超能力了。。非常惊叹,结果他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很不屑地说:既然去过一次了怎么可能不懂!

    是吗。。。真的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而我是到了离该烧排骨山庄只有几十米远的地方,看见一块“禁食野生蘑菇”的警告牌时,才恍然大悟地欢呼:“是这里是这里!上次我也见过这块牌子!”——大概这也是男女思维方式的差别所在…

    ps,我再一次悲情地认识到,在这箍牙的两年内,所有的烧排骨,对我来说,都将只是手撕排骨。。。就像所有的烧鹅,都是手撕鹅,所有的烤牛排,都是手撕牛排。。。 T-T  但,再表扬一遍,烧排骨赞~O(∩_∩)O~

     

    ——————我是废话和情感教育分割线,为情所困的人(比如草叔)都来看!—————

     

    说在最后吧。

    人的成长就是一个慢慢放下偏执的过程。

    爱是一种最广泛的善意。

    得到也是一种失去。

    如从未得到过,失去亦是在幻想里。

     

    此刻又在听,《不来也不去》。仍然是觉得字字警句。

    危崖止步的人是我,踩不住刹车的也是我。

    曾精于卜算他人心地,却从未学会属于自己那一课。

    我想对那个戴白骨皇冠披染血王袍的她说再会。我亦不会再试图收集每一个陌生灵魂,和每一颗新鲜的眼泪

    生命是孤独探戈。

    每个人是自己的最佳伴侣。

     

    但愿有一天懂得,真正不再凭借他人或外物让自己快乐。

  • 饭否复活了。链接见右。

    开了新浪微博账号&每天在腾讯微博上喋喋不休。连思维都变成十个十个字一节的。

    各种MicroBlog里,我最爱t.qq.com,因为它无需打开任何网页,可以直接在QQ上发布。

     

    在城管部门工作的杯具是,所谓的亚运放假全属浮云。

    每周六加班到想吐,今天一天在北京路巡查。明日27号闭幕式路面保障到夜间11点。相对于开幕式,我更希望在闭幕时放烟花,以示庆祝:这场jb运动会终于结束了!

    尽管,还有亚残运会在等着……

     

    让人哑口无言的事永远扎堆发生,我认定自己开始面对世界观的又一个拐点。

    放在fanfou上的句子,忍不住再用一次:每一声冷笑之后都有一个仓促的亢奋期,不然我们怎么继续在这个世界上面无表情的玩下去

    由于不该有的直觉,时不时会发觉身边人们的JQ。有时候是一个暧昧的小眼神,有时候是一个忽然关掉的QQ窗口和,来不及收回的半句话;它们处处吻合那些不说也明白的OS:A中意B,B中意C,C约会过D和E……

    当然是守口如瓶,绝不吐露涉及现实的任何。但置身事外的,无意中看到的真相,才最让人失望。

     

    ——————我是语速慢和语速快的分割线——————

    关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始终相信“爱一个人就是爱他的一切”这种句子属于鬼话。事实上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卖点,只要在这个点上迎合了对方的需求那么其他方面只要不是做得太糟烂透顶都是可以获得原谅的。所以以世界之大,再2b的人都很有可能找到热爱他们的sb,哪怕他就真的只有那么一个旁人拿放大镜都看不出来的nb之处。

    所以说,摸清一个人在恋爱里最看重什么,是很重要的;没有人需要自己的伴侣是个完人。只要你搞清楚一个!就一个!正确的方向,不管那是美貌啊温柔啊智慧啊金钱啊还是神马其他千奇百怪的,你朝那个点去拼命努力基本上总能成事。要是搞不清楚或者南辕北辙就很容易杯具,比如人家如果属于重口味一族一门心思喜欢苏珊大妈那么你花一辈子时间把自己奋斗成靓模界女神或者居里夫人或者德兰修女家事十项全能什么的只怕还是白搭。。

    当然也有些人天赋异禀亮点俯拾皆是,但喜欢上这样的人也太没有成就感了对不对?苦寻二十年勘探到私家矿藏的人,和淘金热里跟风发大财的人,完全是不同的两种心情。

    我崇拜一眨眼编造五千句美丽谎言的高超本领,但那从不是我想要的point;所有的afc在阅人无数后都可能变成花样百出的pua;但,任何演员都学不来的笨拙和任何语言都道不出的诚恳才是天底下最后一件能打动人的武器

     

    (BTW,我认识一个人,其JQ口味之多变目标之多样,让我实在搞不清楚关于女伴,他心中最重要的那个卖点是什么,大概他所追求的条件就只剩下了“女的,活的……”)

     

    晚上路过OK店买罐装咖啡,在货架上顺手拿起一包茶花看了看。囧了一下,然后短信媳妇。

    我:[原来茶花盒子上已经不再印jb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了…现在印了另一句话!]

    离:[吸烟有害健康?]

    我:[是哇…还有,尽早戒烟有益健康]

    离:[等我发财了就把茶花买下来,印上祝孟西和xx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把茶花……买下来……印字……

    注:xx是我们的世界中最挫的一个男人的名字!

    媳妇你真是太爱我了!

  • 常常有让自己也惭愧的坏品味。

    比如不喜欢优雅有女人味的大品牌。总被Marc by Marc JacobsPaul Frank之流正中萌点。

    比如热爱Benefit华而不实的艳丽纸盒子,和古灵精怪名字。

    边看亚运姣羊的视频边捧腹大笑。为亚丁湾星际之门的荒诞流言激动不已。看挪威光暴图片也胆战心惊。

    PZ topradio。原本应该是十年前就该做的事情。

    最近中意Jason Mraz的歌。和卢广仲《渊明》。

     

    一直是温和及随波逐流的人,惯于放弃主权换一个乐得清静,对许多事情亦无恒心及自信。

    所谓锋利,只是概念上如此。

    我觉得,怎么样都可以,A或B都问题不大,甲乙丙丁均有可取之处,123之间也没什么冲突。别太严肃

    除了敲击键盘之时。

     

    我会变成一个偏执狂。

     

    文字上,曾笑说自己是实验派技术流。技巧炫目,手段冷酷。对所有充沛的情感表达惯于后退一步审视。从潜意识深渊中一点一滴收集它们似从黑暗岩层提取矿物。逐寸逐寸熔烧,锻造,冷却,锤击。

    直到铁砧上诞生某件万人敌的兵器。

    相比蜜意柔情,人往往更偏爱凌厉冰刀一把。

    让肾上腺素分泌超越峰值的,不是吻与拥抱而,是血和杀戮的刺激性。

     

    是真相。

     

    我想说真话,疯狂,不讨喜,颠三倒四,没人听得懂的真话。

    若非要绵软轻腻如雀羽亦是容易。我也想,也曾经,一心一意歌颂相爱多伟大,信仰多值得信奉,全世界为某个主义倾巢出动多光荣。

    这当然胜过独自持枪在宗教圣地反恐。

    我知道与其,为揭露事实不惜千方百计,还不如信口说几句好听的骗骗你。

    只是那又何必。

     

    听我说。我不想造假。不想理,

    谁困惑,谁动容

     

    真相是,爱不是救赎。爱是幻觉中最残忍国度

    若是能篡位登基君临天下,谁甘心一生一世为臣为仆。

     

    我不要用仁政打动你,我要征服。

     

    带我,跟随我;踏二十四桥明月夜,过春风十里扬州路

    走向命书中写好的那一场残局;批语叫,

    仓皇。

    北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