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圣诞夜在BG PARTY中度过,今年的岁末气氛很淡,除期待年终奖之外也没有什么提醒自己到了新一年。

    言语能力再次周期性退化,思维枯竭,整个人像无头苍蝇不由自主陷入绝望和焦虑中。一抬手就能碰到摇摇欲坠的玻璃天花。

    上午把《寻羊冒险记》带进包里,到郊外看家具。

    下午宅在家里,看3部AV,吃掉四颗金莎和一盒可可口味明治Snowkiss。晚餐是在下楼打包一枚subway还是打电话叫楼下四川小摊的外卖酸辣粉之间徘徊。

    在家楼下的711对面,见到软包装Ark Royal Sweet

    听十几年前Celine Dion的法语旧碟,《S'il suffisait d'aimer》。循环放《En Attendant Ses Pas》《Je Crois Toi》《L'abandon》《Terre》几首。和Nirvana《About a girl》。

    得到一台Diana Mini,问题是,作为一个长期使用卡片机,对摄影的所有概念就是“拍照=取景+按快门”的人,我对Film一物毫无了解,对感光度啊光圈啊快门速度啊正片负片啊等词也是一头雾水(and,对那些说“LOMO而已!装上胶卷随便拍就好了!”的人,我坦言:我连胶卷都不会装~)。之前想买个数码LOMO就是怕浪费买相纸+冲印的钱。。。结果现在只得从零学起,一边在淘宝上买散装练习胶卷一边加入豆瓣小组。

    PS,看了无数新手拍的照片后发现,原来大家的前几卷都是炮灰啊。。那么就算我确实拍得太烂也不足为奇吧。。

     

    这个冬天,觉得生命力在渐渐被抽空,越来越疲倦,在车上,读书的时候,看电影的时候,都随随便便就可以陷入睡眠状态。好像做什么也不对,遇见什么也不激动。

    有一些东西,争取不来的,我也只是耐心再耐心地在等。

  • 一冷一暖后,面对晴朗天空就无端端有了欢悦的初春感。

    其实明明连冬季都还没有落实。

     

    步入24之后,我看见年近30的女人,就开始有了兔死狐悲的伤感,觉得自己的30也为期不远。

    上了年纪的标志是,爱上与粉红有关的一切;煞费苦心在黑白灰的冬装里穿插鲜艳色彩;攻读杂志研究如何让皮肤不松弛眼角无细纹;甚至,想要养一只毛绒绒能装进茶杯的泰迪犬,在它耳朵上打个蝴蝶结。而,最想听到关于自己的赞美词不再是“气质”“优雅”“好看”而是“可爱!”“萌!”“年轻!”(不幸的是,这已经不太可能了…)

    老女人装嫩的心态昭然若揭。

     

    好一点的转变是,最近在看《厨房里的人类学家》,对烹饪再次充满了爱意。尽管,相对于川湘鲁粤家常菜,我更想学的是做饼干蛋糕苏芙厘什么的。。。

    anyway,想起去年今日,我还在苦读xx心理学之类,真是觉得恍如隔世……

    至于是什么让我暂时舍弃了成为心理咨询师的理想,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发现自己的人生仍有很多死结打不开,很多事情看不透,很多东西放不下;我还是会时不时陷入恐慌,焦虑,厌世,怨恨和疏离的状态当中,也从未真正改变和帮助过身边的哪怕任何一个亲人和朋友。这样一个带有深重阴影和情感饥渴症的人去轻率地为陌生人做咨询,只怕是为时过早。如果只靠知识和技术进行手术刀式隔岸观火的冷酷分析,而不能作为一个人本身,去向对方输出温暖、诚实、同情、善意、理解、宽容和慈悲心,那么疗效神马的也只会是镜花水月

    而以上的,我承认自己还无法做到。在很多很多的时候,我都对这个世界满怀敌意和不信任。甚至有时,我看见那些深陷痛苦境地的人们,在同情之余,仍免不了会有一丝幸灾乐祸感,和妄图检阅伤口的好奇。我看见幸福,还是会妒忌;看见陶醉,还是会想泼冷水;看见愚蠢,还是会嘲笑;看见贫穷,还是会有微微轻蔑,和居高临下的庆幸。

    也听过许多朋友的倾诉,偶尔我分析准了,猜中了真相,或是提的建议略有所成,忍不住就会暗地里得意,觉得自己直觉多么敏锐,分析能力多么了不起,这种满足还甚至还大过了帮助他人所得到的快乐。

    这样持心不正,无论拿到多少学位,读了多少书,都无法成为一个好的咨询师。

    我想要支付的正面能量,连供给自己使用都不足够,拿什么去治愈他人。

    只是还好,我还拥有一点点自知。像,常常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很suck的人,见到美好脆弱的事物,会有恨不得将自己挖地三尺藏起来的羞愧之心。亦从不愿袒露任何的恐惧和愤怒。

    而,如果有一天能像个孩子,放心将伤口交给他人处置,并含着眼泪去查看别人的伤口,那才将是我真正成熟,有资格,也有能力去助人之时。

     

    所以,当下也只是想,获得平静。

    不过不失,安居乐业的平静。

    像一场睡眠干净,沉稳,黑白分明。像一幅绸缎缄默,清凉,花色万千

    透明空气,深湛日光。

    每天每天,看见你的笑脸,

    如清水和盐

  • 圣诞将至。

    传说中的千年极寒虚晃一枪而过,连续几天冷到万念俱灰后,温度再次顽强地回升到20℃。

    在taobao帮诸位同事购买电暖宝睡袋毛绒拖鞋等御寒物,and,在厉行节俭的目标下,自己补货了Quinessence薰衣草天竺葵乳液ELF灰色眼线液和一盒¥29包邮的松露朱骨力套装(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白菜价! T_T)。

    anyway,我对朗姆酒,太妃,榛子,摩卡,松露,朱骨力,以及,上述词语以任意形式排列的任意组合体,都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House decoration在继续。计划是把卧室刷成充满萌感的樱花粉色(好吧我是在装嫩。。),一开始配出的底漆很漂亮,但刷第二遍时调色失误,最后不小心把房间刷成了深粉色,结果黄色的白炽灯一照上去就整个变成一种咄咄逼人的玫瑰金,耀眼到让我非常郁闷,于是只能期待过几天将灯通通换成白色,看能否通过补白色光,让墙壁展现出“黯然温柔的旧旧的浅红色”的样子。。。但是,我最心爱的萝莉小粉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泪奔!

    在这里也提醒所有人,如果你想给墙刷颜色,一定一定要考虑到光线因素!光照的影响非常大!在日光直射下调出的颜色通常放在室内会变深整整一倍!还要先试验室内灯光和墙壁颜色混合起来的效果,尤其当你室内的灯光不是白色时! 而且油漆的颜色通常只能由浅改深而不能由深改浅!一旦颜色刷深了就只能欲哭无泪!所以宁浅勿深!

    以上就是血泪的教训……如果换了白色灯光还是无法拯救我的墙壁的话,我只有彻底铲掉已经粉刷好的墙壁,重复整个买油漆+批荡+上色的过程了……自pia无数遍……

     

    亚残运会终于离开广州,it means以后都不需要周末加班了,撒花~

    残运亚运期间的连续加班(OS:其实不就是周末少睡了一天懒觉吗…您有必要把自己说成一个劳模吗…)导致我脆弱的亚健康状态雪上加霜,目前身体状况仍继续紊乱中,生理期从迟迟不来到来了就流连忘返徘徊不去,让我很想对它大吼一声,您坑爹呢~

    其实我也知道,早就应该调整作息调整饮食调整生活习惯了…… so…现在就去睡觉了~

    顺求广州好中医推荐。。。or求一副调理内分泌的药方。。。

    PS,最近很喜欢一个叫ZEN BOUND的游戏~

     

    BTW,尽管天已经暖起来了,但是,我还是冰天雪地裸求一双UGG! Skechers也可以!

  • 继续办公室加班中。

    最近身体差到一个诡异的程度。每天在各种关于疾病的忧虑中惶惶不可终日。也只能拿本命年一词安慰自己。

    天很冷。思维被冻僵。把灯关掉独自坐在黑暗的办公室里,打开Grand Pro的小程序,在touch屏幕上断断续续摸索旋律按一段《by my side》。

    写,画和弹奏都是,自己用手指与寂寞的自己玩乐。

     

    在别人的签名上看见的句子,依然出自米兰昆德拉。

    他们相爱,但却相互为对方创造了一个地狱

    其实我想说,甲之熊掌乙之砒霜。我们人人都是托马斯。而,A的特蕾莎可能转个身就是B的萨宾娜。

     

    在怎么看待世界这件事上,总抱持冷酷疏离态度,极度现实而又脱离现实,对热烈真挚情感既膜拜又看不起;并,恶作剧般热衷传播这负面的人生观。

    像个含冤沉湖的女鬼,有滑腻浮萍肌肤,惨白泥沙脸庞,银亮鱼鳞指甲和墨绿水藻头发。于下雨的深夜徘徊在岸边,企图把每一个路过的人都拉下水,幸灾乐祸地冷眼看他们窒息,呼救,挣扎,直到渐渐安静下来,饮尽死亡之杯,成为我的又一个同类,从此认命地永久游荡在这黑暗而庞大的冰湖之中。

    能在精神上颠覆他人的宇宙,也是一种力量。

    看见幻象的人,必将成为幻象制造者的猎物

    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个人,我影响不了他,他看见张牙舞爪的我也只是轻蔑地说一句,快滚吧,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那一刻,我才猝然灰飞烟灭。


    ————我是文艺不知所云与语录的分割线———

    自从小ben同学给我在itouch4里装了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水果忍者切绳子青蛙and做陶瓷等一大堆app小游戏后,我就陷入了深度沉迷态,每天走路吃饭搭车逛街时都紧抓机子按个不停,基本无视了一切周围事物陷入忘我境界,连跟人说话都以简洁的“唔唔”“啊啊”和“嗯嗯”作答……一周后小ben同学终于爆发了。

    1。
    ben(吃着饭,看着低头只顾玩游戏的我,委屈地):“现在你都不在乎有没有我,你只在乎它…”

    我(抬起头来,非常震惊):“怎么会呢?!你怎么能这样想我!!”

    ben:^_^ (一脸欣慰)

    我(继续低下头啪啪打机):“……如果没有你,谁帮我安装新游戏!”

    ben:“…………”

     

    2。
    ben:“我送你回家,不过,你到家后touch我要带走,不然我走回地铁站的路上好无聊”

    我(想也不想):“……那你别送我了,我自己跟touch一起回家!”

    ben:“…………” 


    ——————我是语录和工作记录的分割线————

    每到年终总结时,我都灰常头大。
    因为经常要编造各种亮点,以显示我们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党,木有拿着高薪尸位素餐而是深入贯彻科学发展观积极落实上级领导指示精神在喜悦的心情中度过了爱岗敬业意气风发富有传奇色彩和教育意义的战斗的一年……

    其实我认为,工作亮点应该是做出来的,而不是作出来的。

    但是,领导们从来不这么想。

    比如,女子特勤中队的总结交上去后……


    1。
    小军 15:57:50
    队长话闪光点好少
     小小June 15:58:03
    晕。。仲少。。。
     小小June 15:58:21
    仅有的果d都基本系我作出来的。。
    小军 15:58:29
     。。。。。。。。。。。
     小小June 15:58:37
    你问下队长距仲林5林到咩内容可以加落去
     小小June 15:59:17
    我已经绞尽脑汁无亮点强行制造亮点
     小小June 15:59:26
    把不亮的点全部擦亮晒
     小小June 15:59:49
    稍微亮d的就开大灯照到更亮。。
    小军 15:59:56
     。。。。。。。
     小小June 16:00:04
    已经黔驴技穷。


    2。
    小小June 16:43:40
    个总结我未搞完。。我见到群里话要12号前交,甘我听日翻来值班写完就交吧
    东东 16:43:53
    好,辛苦你啦
    东东 16:44:09
    我仲记得我差你的哈根达斯
     小小June 16:45:11
    甘就加几个生动活泼的例子。。 先贤古墓周边与流花中队配合色诱新疆人、光孝寺旁用电瓶车碾压流浪乞讨人员、带领走失的外国小朋友去稳狼外婆
     小小June 16:45:24
    同埋教导员大公无私请队员食哈根达斯
     东东 16:45:26
    。。。。。。。。。。。。。。。。。。

  • “感谢上帝赐予我们不配享有的事物:

    花莲的山。夏天傍晚七点的蓝。

    深沉的睡眠。时速一百公里急转。

    所见倾斜的海面。爱

    与罪。它的不义。

    你的美。”

    ——《花莲赞美诗》by 台湾导演 鸿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