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气管炎缠绵不去,吃再多药打再多针也收效甚微,一到凌晨四点上下就准时咳醒,后半夜在暖气开得热烘烘的屋子里睡得像一团枯黄萎靡的大白菜。

    搬了新家,暂时无网可上。

    招行信用卡寄到。

    最近生活很不给力,每天挑战自己的忍耐极限,唯一期待是天气速速暖起来,我快要被广州该死的阴天折磨出抑郁症了。

    人对自己和他人,总是执行两套截然不同的审判标准。也许这就是一报还一报,而我却未必能如当时的你那般镇定。

    也只是惋惜自己在该地道的那个时间段,没能做得更地道一些。

    许多该打的电话没有打,该联络的人没有联络,生活仍依照惯性以原有面目旋转,这一次我用力压抑着自闭愿望强迫自己面对这个tmd支离破碎的世界,是因为知道那个温暖的洞窟已经开始在身后塌方。

    我还需要一些时间,独处和思考的时间,把自己打回原形,去承认和承担那些我永远不愿的事情。

    有时候转过头,仿佛仍能看见2006年的春天夏天和秋天。女孩仰着一张年轻,天真,毫不设防,散发琥珀般剔透光芒的脸。后来我回到那个已经被时光和大型基建工程改造得面目全非的校园,已经认不出哪一条路可以走到过往熟悉的地点。

    我很难过,我想你未必了解是的我说的是你。

    其实我从来都不能take it easy。

  • 喉咙继续不给力,凌晨四点咳嗽醒来就再未顺利入眠。

    早上终于开了美敏伪麻溶液来喝,味道像饮碘酒,比不上川贝枇杷膏的冰凉甜蜜,但有效,疼痛略略纾解。

     

    起床看见空荡荡的书架,有莫名焦虑感。

    阅读对我,像脱离现世通往另一空间的渠道。

    有去到哪里都随身携带一本书的习惯。通常是小说。那是我的纸质造梦机器。

    即便遇到等人,排队,下雨,塞车等枯燥乏味场面,从包里拿出书信手掀一页,透明结界打开,宇宙飞船嘶一声收起舷梯准备起飞。八音匣齿轮自动转出百年前设定好的调子,深海打捞起的瓷瓶里刹那透出蓝莹莹的光,叠加在铁灰色城市之上。肉身在站在坐在行走,而魂魄已追随云和月游出三千里路,附身在某个主角上。

    阅读让我错觉,所有的可能性都还在静候光临,这个糟糕的世界仍值得咬牙忍受。郝思嘉可以第一千零一遍遇见白瑞德船长,小女孩桃乐妃每一次踏上黄砖路,都有翡翠城在路的尽头等她。像南北极磁场调转,此地是短暂的,流动的,善变的,不可测的幻境;而彼方才是漫长,永恒,不变的真实世界。在那里,你可以无数次重复同样的经历,而它们将永远带给你熟悉的欢喜。

    选择带哪一本书出门的时候,其实是在选,今天要带哪一个世界跟我走。魏晋,秦汉或春秋。乡野,大都市或外星球。

     

    只是现世仍在原地。

     

    2011,预感到会有大的转变。

    情感上始终我不是自给自足的人,台前的光鲜耀眼游刃有余全仰赖有个坚定的后方。一旦这信心的源头遭到质疑和截流,一切就又被打回原形。是要沿岸有多少森林,才能不计较上游干不干旱,断不断流?

    我仍在等一切发展到突破阈值的程度。

    戒掉心理依赖,难于戒毒。我知道自己会再次陷入抑郁症,厌世,自卑,自杀倾向的阴影里。但如果真有必要,我不惮那样残忍地对待自己。我手上再没有别的牌了,但我仍不怕抛掉最后一张

    如果真正学会游泳,就不会因为洪水恐惧症,而需要一直带着救生圈走路。

    那么,是应该学游泳了吗?

     

    让我们期待2012年不是世界末日,我不想作为一个牙套妹去死。

  • 重感冒中。

    连续两天半夜咳嗽到睡不着。甚至有血丝。

    一天喝光了一整瓶的念慈庵川贝枇杷膏。是药三分毒,何况凉性的。生理期来袭时腹痛到不可收拾。

    把所有的书整理,打包封进纸箱里,编号。大大小小十四只纸箱。坚持去到哪里它们都要跟着我走。

    越是重视的人,我越是不宽容。少少一点瑕疵就放到无限大,望一眼那细小隐患,就推演到未来地覆天翻。圣经读那么多遍,什么也学不到,以为自己宁静淡泊修炼到家,其实不过是个表象,骨子里是益发走火入魔,视关系如战役,强迫自己非立于不败之境不可。

    在囚徒困境里,你会选择做那个“我靠谱,你随意”的sb吗?还是那个“你靠谱 或不靠谱 我都tmd不靠谱”的必胜者?

    是的,我一度平步青云呼风唤雨占据险要高地,眼下时移世易,由山峰下到深谷,自己也明白是自尊心受的挫更重一些

    对历练,我向来不畏惧;我已经知道,无论过了多久,十年之后,我还是如十年之前一样,为了证明爱的成立而处心积虑地寻找证否。我不怕掀起十八层巨浪,却怕我内心的雨急风骤,在你那里只是春水微微皱了一皱。

     

    最近日子只怕是过分消停了,不听新歌,连看书都是小说笔记之流,没有硬通货。大概是需要一些新的兴奋点。。。anyway,话说在打包装箱的时候,我偶然翻到《农业昆虫学》都饶有兴致地看了半天。。。这是什么精神病啊。。。

    周日搬家。

  •  天仍冷,每日冥顽不化踏同样的毛线雪地靴着同样的羽绒与一成不变的生活僵持不下。

    在报刊亭买到《文艺风赏》和《文艺风象》。《赏》很给力,而《象》宛如一本纯粹的日系画册。。当然也可能因为是自己的口味不在那一方。也翻阅一向BS的《ZUI小说》。时隔多年重看校园风的杂志,才察觉到学生气的主旨不在稚气言语或时代感细节,而是,从7080到90后,少年时代一以贯之的,对事对人一种天然的,微妙的过度反应。

    关于,一见钟情,一心一意,一期一会,这样的故事,小时候恨不得热泪盈眶地再三强调之,现在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再怎么落力描述,用词始终也狠不下心。

    其实也仍不能淡定,只是从多次排练及NG中知道了怎么假装淡定。

     

    对生活,始终是一个糟糕的怀疑论者。梦想是,倾力描绘旖旎假象,再亲手把它的真面目揭穿,冷笑着对观众说,看,一切都是戏法,它们是不存在的。

    而再深一层的梦想是,有一个更高等级的魔术师,走过来挥一挥手重建被我摧毁的东西,然后对我说,看,你错了,它们其实是有的。

    不做人格分析吧,只请原谅处女座纠结的心。对我,是要经历否定之否定达成的肯定,方是真正确切无疑的肯定

     

    今天一天脾气都极劣,乃至对最重视的人口不择言。

    越是觉得孤立无援就越想推开身边一切。拥挤地铁车厢里忽一下浑身细胞填满自暴自弃的绝望情绪,只想即刻逃离,一转身消失在随便哪里。而往往这种时候一个善意拥抱就能让我哭出来。

    这点真是从来没有进步过。内心的软弱惶惑恐惧怀疑一旦袒露就变成蛮不讲理寻衅闹事,行径言语像换了一个人,在体会到释放般的黑暗快感同时禁不住感觉羞耻。

    我也知道,摧毁不过是一种明目张胆的能量展示,而聚沙成塔的建立过程才是更为强大和可贵的力量

    只是知行合一总是那么难。

     

    木心《我纷纷的情欲》。《旗语》堪称迄今见到的最佳情话,我真是这种欲火焚身的狂热句子没有丝毫抵抗力,如果亲身收到的话大抵会当头一棒,脸红心跳,就此心甘情愿败下阵来。

    飘飘旗语只有你看得懂仍是从前的那句血腥傻话 / 无论蓬户荆扉都将因你的倚闾而成为我的凯旋门

  • 贰零壹零年,生活的基调是得到和失去。

    不断再不断的,或实质上,或形式上,或概念上,或假设上的,失去。

     

    每一件似是而非的爱,最终都被打上否定标签,

    扔进[废弃品]一栏里。

    每一个有可能打开新窗口的人,最终都是关上了一扇门,

    成为路牌上又一行的[此路不通]。

     

    对伤害,一直有本能的逃避心理。

    用幻想去美化和用无视去容忍,始终是处理生活恶劣面目的两项拿手武器。

    至于这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也是近几个月才忽然发现的问题。

     

    意识到自己24岁,像一记警钟。

    对一成不变来说太早了,对变化来说又太晚了。

    似乎从未拥有过像样的童年和少年,当下也无法立足在成年人的世界中。

    依然是这样矛盾的人。

    我渴望安稳,却时常畏惧一切已成定局。

    我经常语焉不详或杜撰事实,却始终坚信诚恳是我最珍贵的品质。

     

    非诚勿扰2》是一个矫情的烂片子。却喜欢那个离婚仪式和人生告别会的创意。

    有时候看见你我还是会疑惑。似乎我拥有的并不是你所期求的。我所说的和你所听的,也不是同一套话语体系。

    研究你,并以你为参照系剖析我自己。我何尝不知道这样是在耗损自己为数不多的心力。我精疲力尽得不出理想的实验结果,却不敢质疑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有选择正确预期。

    对你我始终未曾全盘卸下铠甲;而你不设防却假装戒备森严,亦从未有意要瓦解我的防线,这却成了诱使我感觉安全的重要因素。这样说很矛盾吗?

    你的情感表述也是我无法一目了然的语言。我不知道经过自己的翻译,这个爱在程度上有没有失真,是变深还是变浅。甚至,它究竟是否存在,抑或只是一句反语,一个文字游戏上的小误区

    我想我从未完完全全拥有过你,所以始终不能够心甘情愿地放手离去。

    也许若干年后你也将是,我的人生清单上唯一的一个未完成

     

    这是一场看不到尽头的游戏

    有一天我想要键入QUIT,你会相信吗?

     

    2011,我24岁。

    十年前预想的24岁,我已经长大,独立,自由。

    十年之后才发现,我拥有的一直都只是一双,残疾的翅膀。这十年漫长的时光对我而言的意义就是,慢慢失去对天空的想象。

    以后我也将日渐失去更多。失去青春,失去梦想,失去温暖眼神,潮湿欲望,失去光,失去爱和被爱的力量。

    有一天我还将失去他,失去她,失去一个又一个爱过我,被我爱过的人。失去你。

    直到彻底失去我自己。

     

    请原谅我未曾乌黑过就已灰白的头发,未曾明艳过就已布满皱纹的面颊,未曾悉心栽培过就已凋零的花,和,未曾实践过就已信口开河的,所有甜蜜的话

    原谅我。至少我说过的每一个爱字都不虚假

     

    我爱你。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