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天从总结开始,由通讯结束;从化妆开始,由卸妆结束。

    说面孔苍白那是抬高了自己,终日面无血色倒是真的。

     

    至今无法适应24岁这么个年龄。

    生活陷入静音模式,没有长达一生的计划,短至一年内的目标也近似于无。对文字失去经营的兴致,购物欲也基本归零。

    近一个月就是,在过这样清心寡欲的日子。

    只重又开始可以沉下心来,看晦涩故事,吸收艰深概念,理清芜杂的人物关系脉络。

    也想去打篮球,清晨跟年轻人抢场子,大冬天蒸出一身的汗。

     

    此刻是多不想承认也要认,世上除新鲜蔬果与恋爱,再没什么能让人精神振奋

    我也怀念曾于情人节惴惴不安那个她,口袋里藏着小小一块朱骨力,握到快融化。

    没有收过花,没有期待过要收花。打电话倒数三二一不舍放下。

    只是24 ,24。

     

    有人死在这个年纪上。有人戴金镯做了新娘。而这个冬天我最常想的那个成语是,破釜沉舟。

    即便那都是假的自由。

     

    很感谢你们仍和我在。但请别承诺说,不离开。

    我知道,24岁的我和,25,26,27……岁的,你们。

    在下一年到来时。都会离开。

     

    ————我是乱抒情和music分割线————

    down了一堆奇怪的CD,结果完全没动过and现在在重听muse《Resistance》dido《Safe trip home》。。

    觉得Linkin parkundergroundX还满赞的。。。

  • 一样

    对我来说,

    西柚味道的伏特加和伏特加味道的西柚都一样。

    云和天都一样。

    北海道与南极圈一样。

     

    可是,你爱我,不爱我,世界会变得很不一样。

     

    不同

    我与她的不同,文字就是实例

    她的句子是满月恰如其分的美,而

    我是词与词之间狼人般怪异的突击。

     

    用手机每天拍一张自拍照。

    镇静地观察自己的容貌,是如何一天天被时间毁坏。

    也是一种破釜沉舟的心狠。

     

    推开那扇封闭多年的门时,

    它已经在蛋青色透明的壳里,孵化出一整个花色分明的世界。

    河水,蜻蜓,芦苇

    独角兽成群结队走过黄昏

     

    我几乎忘记了,沉睡在泥土里的你

    是我亲手杀死的

    外星人

  • 偶然听到《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这首歌,觉得很喜欢,百度了一下发现歌词是叶芝的诗。遂寻找了他一些作品阅读之。。当然他最有名的是那首《当你老了》。

    When you are old   
    --- William Butler Yeats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我是英文和标准译文的分割线——————

    这首诗的译文有十几个版本之多,甚至连诗经体的都有。。。我最喜欢的下面这个版本。

    也曾被江南引用在《上海堡垒》前面。

    当你老了   
    袁可嘉译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我是标准译文和小水译文的分割线——————

    然后,作为一个充满文艺气息和DIY精神的大好少女,我逆天地将此诗自行翻译了一遍。。。

    请叫这个版本为让叶芝吐血的无耻版~

     

    当你老了
    ——Mercury译


    当你变成一老太太,头发白了,昏昏欲睡,
    边烤火边犯困,
    请取下这本书,慢慢读,
    回想你过去温柔的小眼神儿,
    和那深深的黑眼圈儿;

    多少sb曾爱慕你化了妆后的时辰,
    爱你的美貌,不知是假是真,
    但只有一个nb的人,爱你那2b的灵魂,
    爱你卸了妆后满脸的郁闷;

    你在燃烧的炉子边弯下腰,
    伤感地嘀咕着:滚到哪儿去了呢?那个爱你的人,
    他正在头顶的山坡上爬来爬去,
    把脸藏在一大堆星星间,玩儿深沉。

     

       我的sb媳妇,这是献给你的!

  • 晚饭后胃痛得无法忍受。脊椎亦僵冷难以挺直。

    口腔继续被钢丝划破一道一道血痕。

    莫名其妙的焦灼感。

     

    非常想再次告别这个坚硬而明亮的地方。

    是谁说,不计较来自不闻不问,幸福感源于自欺欺人。若不抗击便将永远如此,而,平行宇宙里的另一结局叫玉石俱焚。

    字典里勇往直前的反义词叫做,自闭的。自闭的同义词是安全的。

    安全的定义是,你没有涉足过我的空中花园。它不在这世界任何一条路上

    那废墟中辉煌的宫殿幻象,是我为自己建起的防护结界,你说我软弱说那是骗人的红布蒙在眼睛上,你不知道的是,没有它,十年前我就死于剑影刀光。

    有一天,有一天。天会开,云会白,玫瑰等到了她的小王子,夜莺对着皇帝的泪水纵声歌唱。我就是那样催眠自己一寸寸沉入极地之北的深暖梦乡。

    是,我用丝线编造一座暗无天日的微型天堂,将所有不美和不好的都超度成遗忘;只是这前提无从改变:茧之外,咫尺便是修罗场

    也并非从无设想,终有一日这壁垒将被洞穿,地底石窟的甜蜜黑暗中,将杀入真实而惨烈的光

    但我以为,假的安宁还能更长;而,虚构够久,真相可以就有幻觉十分之一的漂亮。

    此刻。下坠的时间到了。音乐已经奏响。

    恭喜我终于从海妖的岛逃生吧,漂流万里回到红药片统治下的家乡。我曾在那无人之境掩埋了整个青春,苏醒时已是作为死者登场

    只是这一刻来临时,请原谅我的恐惧。

    我早已太习惯隐藏。

     

    这是我的生活,在磁场紊乱的领域中,一路向南寻找从不存在的北方。

     

    现实,我看过它一眼,至今还是想呕吐。

    希望,我贩卖过的车载斗量,自己却赎不回一两。

    爱,在你是轻如西西弗斯的巨石,在我是沉重如羽毛一样

    我说的一切都很荒唐。我也想你相信我的光明,像我相信自己并没有站在悬崖上。

    只是,别向后望。

     

    我们都一样。

  • 中午和美女们在加州红唱K,乱改歌词摧毁《Heal the world》之后总算用《Turly madly deeply》和《Nothin'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稍微挽回面子。

    再就是,原来那里的Savage Garden有《I want you》。

    午后阳光明媚空气温软,不是不愉快,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大声播《Uprising》,泄愤对象亦不过是加班。

    关于Muse,有一阵子每天早上会被很有紧迫感的《Time is running out》闹醒,后来发现如果想用最快速度对什么充满负面情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它跟起床这件事挂钩。所以现在的闹铃声都设置成系统默认的嘀嘀嘀。

    那么就只有上班本身导致了起床气。

    近日听最多的,别笑,我又慢一拍了啊,是方大同。《三人游》,《黑洞里》和《春风吹》。

     

    今天在路上连连看见几批婚车。貌似十月初八是个吉日。

    相比保时捷卡宴或者林肯加长什么的,我觉得用30辆城管车,一会排成S,一会排成B也不错。。

     

    时常自问,除了谋生之外,这份工作到底还有什么别的意义?

    也许去调咖啡,做蛋糕,走街串巷推着车子卖牛肉丸糖葫芦什么的,也更加值得骄傲一点。至少我手中有东西可以交给别人。而对方也会接过来之后,说声谢谢你。

    或者,不道谢也是可以的啊。谁觉得它不错,一次来两次来,经常来就好了。在顾客堆里看见熟面孔我也会很开心。

    至于现在,就肯定不会有人对我写的公文或通讯什么的表示:写得好,我好感动啊;或者,再多写几篇,我们给你加工资!就连人文气息或道德导向什么的要求,也完全没有!GDP的创造值为零!

    所以,要怎么样才能对这text maker的工作充满爱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