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晚的梦事关逃亡和飞行。

    似乎是奉命去说服有犯罪记录的什么人,最终却一意孤行,带他从天罗地网的围困中逃离。一起扑上风的翅膀。飞过茫茫沙漠,海水和灰色云层。持枪从高空回身朝追杀者射击,是叛离整个世界也毫不犹豫的勇气。

    离上一个飞行的梦已经很久,久到,在这个故事里,是要在别人的带领下,我才记起来要怎么做。

    是有多么美好:连空气都识得拥抱。所以从十米高台向下跳,也能如一片羽毛轻盈落地。

    而梦中那种温暖的,浸透全身心的安全感,醒来时让我恍惚了很久很久,躯壳似被柔软水流充盈,十分眷恋,几近要掉眼泪。

     

    我相信每个在醒后仍被清晰铭记的梦,都有它隐含的寓意。

    只是它还没有把谜底彰显给我。

    今天忽然记起jht《亦恕与珂雪》里的某句话,关于石雕的眼睛和水滴。也许是一个微小的注脚。

     

    今年至此,这是最为想要重演的梦。

    希望它带来改变。

    也慢慢在反省,这几年之间自己所做过的,

    自私的,偏激的,势利的,虚伪的,贪婪的,阴暗的,冷酷的种种事情。

    这不是一场手术,我手中也不愿再有刀子。

    我不听传道书,也不写什么忏悔录。只是想把20岁之后走过的路安静地梳理清楚。

    小时候曾经是个善良的孩子,可后来却渐渐丢失了几乎所有的善良,只留下一星半点的,装饰性的残余。再后来,有恃无恐索取了太多东西,以致于都忘记了自己还有去付出去给予的愿望和力量。

    像一个饿坏了的人,暴食了很久,然后在呕吐之后才开始懂得反思。

    有时候面目真是恶劣到让自己都无法面对。只庆幸如今尚能保留反思的能力,尽管一度遗失。

    但愿还可以改过。

     

    我知道这些精神分析并不是大家希望阅读的,它们并没有趣味性,只是一篇思想解剖报告。

    我也想信口来几段sweet talk,或者索性详细汇报购物心得,加入各种品牌名字及试用赏析,以显得生活积极向上充实有意义。

    只是我不愿多作伪饰。即便这形式平铺直叙,内容也并不美丽。文字是我最骄傲的领域。写下来时,我希望能保证自己每一个字的诚实。

     

    最后想说的是,谢谢你们依然愿意爱我,相信我,对我好。

    (也谢谢那些不再爱我,不再相信我,对我失望了的你们。)

    Wish you happy。Je t'aime。

  • 我终于不跳票,讲述多p之梦了。。。

    一周之前,这个梦是这样的。

    我走进一间大屋。屋子里有一张床,床上有一男一女,我知道他们是一对。男人很强壮,而女人非常漂亮。于是我走过去,躺在他们中间,开始和女人缠绵。。。女人有蜜糖色柔软的肌肤,纤细的腰肢,美妙长腿和丰满的胸。。。抱着她的时候感觉非常美好。。。过了一段时间,我觉得让那位猛男在旁边晾着好像不是太好。。。于是我盛情邀请他加盟(可见即便是梦中我也是如此的有礼貌!)。。。正当猛男欲和谐参与时,我亲爱的娘踹开门气势汹汹地闯入。。。梦中我非常惊慌,因为害怕娘发现我是一枚拉拉。。于是我推开美女,悍然抱住男人,高声宣称:“他是我男朋友!”。。。娘疑惑地看了看美女,我又解释道,“她是我闺蜜”。。。于是,娘满意地走了(亲爱的娘,您是觉得只要正宫是雄性就没问题吗。。。)。

    好吧,其实这个梦我觉得实在是太容易解读了。。。说明我有双性恋倾向。。。OVER。。。

    而,当我对不同的人讲述这个梦时,大家都纷纷表示愿意担纲男主角、女主角,甚至有人谦虚地表示做床也可以。。。其实我也满想重新回到这个梦中的,因为那个女人身材实在是太曼妙了,让我怀念不已。。。

  • 前几天晚上的梦,惊醒时仍有惊悚预感。

     

    白色教学楼的六楼,阳台狭窄,没有围栏。女孩子们密密麻麻坐在阳台边缘。向下望去是水泥平台。有庞大飞机停在那里(感觉很军工!)。

    开始是说说笑笑,后来有人探头朝下面张望。忽然失去平衡,然后轰然下坠。

    像被什么魔咒慑服,女孩子们一个两个开始重复这个动作。站起来,俯视,然后摇晃一下,仿佛被漩涡吸附般失足跌落楼底。水泥地上绽开巨大的红色花朵。

    阳台最边缘,有一排垂直的铁制梯子。梯级是倾斜的。我坐在那里,紧紧地抓住梯子。

    旁边的一个女孩子(她是我现实中某个同事的形象…)对我说,站起来看看。我没有起身。她站起来俯瞰一眼,然后尖叫着毫无意外地摔下去了。楼开始摇晃。我想从梯子上爬下去,却没有勇气。只有越来越紧地攥住身边摇摇欲坠的梯级。

    我想要逃离。

     

    这个梦我很难分析。

    似乎是想抵抗某种下坠的力量。我想听到更多的意见。

     

    有时候的确是在逃避着一些问题。

    如果不能脱离泥沼。那么,不要被侵蚀。

  • 记梦器(Dream Recorder)这个tag是想专门写一些心理分析的内容。通俗地说,就是……释梦……(话说,有点像伪科学吧?)

    先试着拿自己开刀。

    嗯,如果以后哪位同学有充满迷惑的梦,我们可以沟通一下,尝试一起分析!

     

    OK,进主题。

    下面这个梦应该是我近一年来做过的,最清晰的一个。而且每个细节都能很清楚地回忆起来,甚至包括置身其中时的那种无助和恐惧感。我试了很多种角度和方法来解读它,但即使是目前也只能捕捉到一二。

    记叙得有点混乱,为彻底分析起见,回忆到什么就写什么,所以内容木有经过文艺和逻辑加工,非常口头化。

     

    --------------------我是前言与主题的分割线--------------------

     

    【时间:4月6日    地点:佛山,出差途中】

    【主角:我,和一个不明身份的小女孩(大概14,15岁)】

    梦中,我带一个小女孩去寻找她曾经的家。

    她告诉我(但是我似乎看见了那个场景的发生),那是一栋两层的楼房,2楼有一间书房。书房里发生过很恐怖的事情。她的父母亲拿着锋利的刀互砍。很疯狂。鲜血四溅。她在角落恐惧地看着。然后她父亲夺门而出,失踪了。书房的门被狠狠关上,母亲在里面发出嚎叫声。房间里很黑暗。她很害怕,于是逃离了家,再也没有回去过。(那个时候她大概是4-5岁。)

    我问她,母亲呢?她说,不知道,但是感觉她已经不在那里了。我说,我带你回去,看看那里。

    我紧紧地牵着她的手,她有点惶恐,但对我很信赖。我们回到那栋楼房,它已经被改建成一个很华丽的大酒楼,顾客盈门,非常热闹。在二楼,我们找到了那个被紧紧关闭的小门,门被反锁着,挂着禁止进入的牌子,但是隔着门,我们隐约可以听见里面不断传出撞墙和低吼的声音。小女孩很害怕,在退缩。我想把门打开,服务员过来阻止了我。

    我对小女孩说,外面有窗户吗?说,有。于是我们离开酒楼,想从窗外朝那个书房看。但是楼层太高,房间里光线很暗,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这时我们看见楼旁边有一条铁质的旋转梯,可以沿台阶向上爬到2楼的高度。

    我带着她爬到旋转梯顶上,正要朝窗里看时,一个面目狰狞,手臂上长着刀刃一样粗硬的尖刺的怪兽跳上了梯子,露出雪白的獠牙冲我们呼呼喘气。小女孩尖叫一声,发现那竟然是她父亲。怪兽看着我们,表情有点悲伤,但很快又变得凶暴而失控。他正要扑过来时,有一队警察从楼顶赶了过来(囧……),于是怪兽吼了一声就逃走了。

    警察赶跑怪兽之后也离开了,于是我和小女孩莫名其妙地爬上了顶楼的水泥天台。天台上空无一人,只有一个配电房。可是怪兽忽然又出现了,他猛然朝我们扑来。这个时候场景有点混乱,我背后似乎出现了很多面目模糊的黑衣人,就在怪兽扑来的一瞬间,他们集体倒地了,鲜血溅满了天台,有一大群白鸽朝日落的方向飞去(我是看吴宇森的电影看太多了吗……)。短短的一刹那间我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他会放过我吗?但下一秒,我就倒在了地上,瞳孔放到无限大,视线中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大片猩红的血迎头扑来。(还听见了“扑”的一声!)

    (好吧,故事看起来结束了,但是梦还没有停)

    然后,像是电影的倒叙,我的魂魄飘离身体,看见了这个故事的源头:

    十多年前,小女孩的母亲是一个年轻的女生物学家(场景中,她穿着白大褂,手持试管和移液枪……),有一次她意外地在白鼠体内发现了一种物质,注射进体内的话可以让生物产生变异,肌体变得异常强悍,但是心智会遭到破坏,变得残暴。在好奇心和内在破坏欲望的驱使下,小女孩的母亲诡异地微笑着给自己注射了这种物质。于是,她的身体慢慢变得肌肉横生,手臂上长出了尖锐的刺和钩,并且渐渐开始迷失本性,变得目露凶光,嘶嘶吼叫,并时不时陷入疯狂攻击他人状态。

    小女孩的父亲当时是个文质彬彬的年轻男人,他很爱自己的妻子,不愿把她送到医院去被当成怪物研究,但又无法控制她不断的间歇性发狂……绝望之下,他给自己也注射了那种物质,试图让自己也变得强悍,这样就可以控制住疯狂的妻子。于是他手臂上也长出了那种锐利又坚硬的刀刃状钩刺……

    有一天,女人照例发狂,但这一次男人没有退缩,而是举起自己手臂上的倒刺跟她格挡……刀锋相撞,一声清脆的“铛”声过后,女人像有点愕然,惊在原地停止了她的动作,但目光仍然迷茫。而男人似乎还残存有最后的一点清醒,他脸色苍白,倚靠着墙壁,看着手臂上丑陋的刀子哭了。 (呃,应该是预感到了自己发狂的未来吧,也就是梦境的一开始,小女孩的父母亲在幽暗的书房里发飙对砍……)

    然后这个梦结束了……

     

    ----------------我是尝试分析的分割线-------------------

     

    暂时的想法是:1. 梦中的小女孩象征我自己内心深处始终逗留在那个心理年龄,没有获得成长的一部分

    2. 阴暗可怕的小书房象征被封闭的潜意识,我想带着小女孩去打开它,说明目前这个成年的“现实我”想带领“不肯成长的我”去寻找过去被埋藏的负面回忆与情绪。

    3. 老房子如今变成了华丽的大酒楼且顾客盈门,象征成年后的我发展出了积极的人际互动(至少是表面上看),以及华丽丽的外包装。但2楼的黑暗小书房始终锁着且传来恐怖响动,说明那些被压抑的记忆仍在,且蠢蠢欲动形成了某种焦虑状态。服务员禁止我们打开小门(认为放出里面的恐怖事物就会吓跑顾客),表示超我的控制力,而且我担心如果暴露内心的阴暗情绪会吓走身边的人们。  

    4.那个怪兽的出现可否理解为一小部分阴暗记忆的释放,把我从自我探索(企图偷看窗子)的边缘吓跑了,甚至杀死了……或者说是一种来自潜意识的恐吓:“你看,如果你再窥探我,我就把你吓死!”

    5.小女孩的母亲为什么明知那种物质有问题还要去注射,我觉得是她心里本身藏着反社会性的破坏欲望,因为她在往自己血管里扎针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似乎是很轻蔑的样子…… 

     

    一些深层的东西,比如那个阴暗小书房里到底关着什么,象征什么,就不在这里明确写出了,因为自己也不是很肯定,想听听更多人的意见。写出我的看法容易扰乱大家。

    当做一个example,欢迎大家跟帖讨论。